罗生门阅读
您的位置:罗生门阅读 > 小说资讯 >

《解密天机档案》最新章节列表精彩免费阅读

时间:2021-04-08 13:28:17分类:灵异科幻

《解密天机档案》是高人气网络作家龙飞创作的经典灵异科幻类作品,解密天机档案讲述了:赖叔点点头,没有否认我的这个想法。我抽着烟,赖叔的表情在月光和水光中显得很沉着,可是我却依然能感觉出他的波动,那是一种直觉,没有任何根据,不过我却感觉到,他在撒谎,至少,没有完全说实话。 我爸是什么时候中的鬼影诅咒,又是如何中的鬼影诅咒,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一两年之间的事,他中了诅咒,自己心里有数,如果要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不会一直等到现在。..

解密天机档案

推荐指数:9.9分

《解密天机档案》在线看

解密天机档案小说简介

开始试读《解密天机档案》by龙飞:

解密天机档案精彩小说阅读:

  我听了赖叔的话就楞了,这都是哪儿跟哪儿?

  所谓的替死,是某些地区民间所流传的一种术,据说很玄奥,但没有固定的解释,各地有各地的风俗。这个东西究竟有多少确凿的依据,谁也说不准,正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赖叔是不是太儿戏了,拿着张桥的命不当命。

  不过转念间,我又想到了铁笼子里那个不像人的人,丘道士能把这个中了鬼影诅咒的人的命保住,说明他有一些本事。

  和赖叔说话间,我们都用力拉着从水底捞上来的那个铜香炉,一直到这时,我才把它的全貌看清楚了,我突然发觉,这个东西不是个香炉,它的外面的花纹很古怪,镂花非常细密,很可能是一种专门铸造的容器。香炉被拉出水面一大半之后,内部就空了,那种碰撞声更清晰,嗡嗡不断,就好像有谁从里面不停的拍打着。

  我和赖叔还有张桥三个人使劲拽着绳子,让铜炉停在原地,丘道士浑身赤裸的淌水走过来,他提着一个竹篓子。铜炉的盖是卡在炉身上的,已经泡锈了,丘道士用锤子把卡子给打掉,慢慢拿开了炉盖。

  呼!

  就在炉盖被拿掉的一瞬,一条差不多一尺长的黑糊糊的影子嗖的从铜炉里蹿了出来,丘道士骨瘦如柴,不过反应倒是很快,我看得出这个影子应该是条鱼,身躯非常滑腻,但丘道士一伸手,准准的抓住这条鱼,随手塞到了竹篓子里。

  丘道士就这样接连抓了几条鱼,然后重新扣上炉盖,我心里就有点纳闷,这种鱼是什么来头?养在一口铜炉里面?

  “这就差不多了,你们松手。”丘道士把竹篓子交给赖叔,我们一松手,铜炉立即开始朝水下沉,丘道士的水性不一般,在水里借力挪动炉子,估计是想把它弄回原位。

  我们三个人算是暂时解放了,赖叔拿着竹篓子先退后了几步,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几条鱼和张桥的眼睛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关系?我对赖叔说想看看这鱼是啥样的。

  “这不是鱼。”赖叔这次显得非常大方,掀开了竹篓子给我看。

  我凝神朝里面看了看,赖叔说的倒没错,如果细看的话,就能看出竹篓子里的东西不是鱼,而是很像泥鳅一样的玩意儿。而且在继续的观察中,我猛然察觉出,这东西有点点奇怪。

  说它奇怪,是因为在两只鱼眼之间稍稍靠上的位置,还有一只像二郎神一般的竖眼。我立即来了兴趣,三只眼睛的泥鳅?

  我朝着竹篓子伸出一只手,想抓一条大泥鳅出来好好的再看看。但赖叔一下把我的手给打开了。

  “不要碰。”赖叔的神色不像开玩笑,也不像故意吓唬我:“这东西至邪。”

  “只是一条泥鳅而已,有这么邪乎吗……”

  “他没瞎说。”丘道士又从水下冒出了脑袋,接着赖叔的话茬跟我说:“这东西不是我们这里产的,快要绝种了。”

  我很想刨根问底的弄个明白,不过丘道士和赖叔都没时间再和我废话,他们带着一竹篓子三眼泥鳅回到之前收拾好的小屋子里。按赖叔的打算,他要我在外面等着,顺带望风。我不肯,说是要照顾张桥,其实是想亲眼看看具体的过程。

  “真没什么可看的,很枯燥。”赖叔劝道:“你会坐的屁股疼。”

  “没事,我乐意。”

  “那你进去看吧,我守着。”

  我和赖叔调换了一下位置,赖叔出去以后,丘道士就把小屋的门关上了,屋子里没有灯泡,只点了一根蜡烛。我怀疑丘道士要跳大神了,他拿出一张黄表纸,然后找张桥问姓名年龄出生日期,问得非常仔细,张桥看了看我,我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他就开始回答,回答的同样非常仔细。

  “你再确认一下。”丘道士问了两遍,还是显得有些不放心的样子:“机会只有一次。”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丘道士把这些东西全部写在了黄表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迹排列的很有顺序,接着,他叠起黄表纸,随手撕了几下,等再次展开黄表纸时,整张纸已经被撕成了一个四肢俱全的小人儿。

  张桥的脸色一直在变,瑟瑟发抖,那种感觉就好像看着一个老巫师给自己下降头。

  竹篓子里的三眼泥鳅都被倒进了一个水缸,一共九条。水缸不大,一下子放进去九条差不多一尺长的泥鳅,顿时显得拥挤。肥大的三眼泥鳅不断拍打着水花,噼里啪啦来回乱响。丘道士的动作麻利,三眼泥鳅都进了水缸之后,他一把拿起撕出来的黄表纸小人儿,在烛火上点燃。

  小人儿燃烧着,一点点纸灰纷纷落到了水缸里。这种纸灰就好像喷香的饵料,几条三眼泥鳅争相抢食。等小人儿完全燃烧光了,丘道士拍拍自己的手,招呼我们坐下。他说,整个过程大概就是这样,接下来要做的,是等待。

  我回头看看,小屋的门窗紧闭,赖叔估计在外面守着望风,我就想借这个机会从丘道士嘴里套一些话出来,不过老货精的跟猴一样,一问他实质性的问题,就给我露出一副老年痴呆的表情。我干脆就不理他了,和张桥一起抽烟。

  等待的过程超出我的预料,七八个小时一晃而过,丘道士貌似是靠着墙角睡着了,我坐的浑身酸疼,想站起来问问他要等到什么时候。

  哗啦啦……

  没等我完全站起身,平静的水缸里突然像炸了窝一样,几条蛰伏了几个小时的泥鳅开始蠢蠢欲动,挣扎着想往外面跳。已经“睡着”的丘道士嗖的蹦了过来,直接拉住张桥的手。

  “干嘛……”

  张桥比我的力气还要大一些,但在排骨道士的手里却好像没有反抗的余地。丘道士抓住他的手,又翻出一把刀子,刀口在张桥的手指上一划,几滴鲜血啪嗒啪嗒的落进水缸。

  做完这些,丘道士直接把张桥给丢到一旁,端着蜡烛在水缸旁注视着。就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丘道士的神色变的肃穆而且认真。也就是因为这个,我发觉,他见到我们之后所表露出来的,都是表面,可能此时此刻的他,才是真的他。

  “死死死死死……”丘道士看着看着就有点激动,不断的念叨着,老神在在。

  我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或者表达什么,张桥可能被接连的事儿弄的神经过敏,听着丘道士嘟囔,就有些受不了。不过我们两个还没顾的上多说什么,水缸里的一条三眼泥鳅挣扎了几下就翻了肚子。丘道士伸手把它捞出来,泥鳅死透了。

  这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自己都揣摩不透的错觉,我觉得忽闪忽闪的烛光下的水缸里,全都是张桥游动的影子,他在水缸里挣扎着。

  我的错觉还没有消失,一条条三眼泥鳅就接连翻肚子,丘道士把它们都捞上来,丢到一旁,泥鳅死的很快,九条泥鳅可能就在两三分钟之内全部死光。我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但我模模糊糊的察觉到,我的爸爸,或许在若干年之前,就是这样从鬼影诅咒之中捡回了自己的命?

  “出来,我看看。”

  丘道士拉着张桥推开了小屋的门,天早就黑了,赖叔在门外一动不动的坐着,看到我们出来,他转身进门,站到丘道士旁边。丘道士借着头顶的灯光,翻开了张桥的眼皮。我也盯着张桥的眼睛,不得不说,这是个无法解释的现象,因为我看到张桥眼睛里那个骨瘦如柴的鬼影子,好像不见了。

  “差不多了,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赖叔抖抖衣服,对我说:“剩下来的,要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赖叔,外面聊聊。”我一把拉着赖叔就走,一直把他拉到鱼塘旁边才松手:“现在可以跟我说说我爸的事儿了吧?”

解密天机档案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赖叔并排坐在鱼塘边,他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拿一支烟无声无息的抽着。他肯定在考虑,在考虑该如何回答我,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一些事,如果他满口谎言的话,糊弄不过去,所以他要思考该怎么跟我说,该跟我说多少。我没催他,也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你爸爸确实办事去了,很重要的事。”赖叔望着月色下的水面,微微叹了口气:“他不能保证自己会成功,小童,你要知道,我们所面对的东西,谁都无法保证的……”

  “去办什么事了?”

  “如果我说,他要办的事和鬼影诅咒有关,你会相信吗?”

  我一直记得赖叔的话,他说我爸是中了鬼影诅咒以后一直到现在还安然无恙的人,而且,彻底解除诅咒的办法还未找到。我脑海里冒出个想法,我爸是去寻找破解鬼影诅咒的办法了?

  赖叔点点头,没有否认我的这个想法。我抽着烟,赖叔的表情在月光和水光中显得很沉着,可是我却依然能感觉出他的波动,那是一种直觉,没有任何根据,不过我却感觉到,他在撒谎,至少,没有完全说实话。

  我爸是什么时候中的鬼影诅咒,又是如何中的鬼影诅咒,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肯定不是这一两年之间的事,他中了诅咒,自己心里有数,如果要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不会一直等到现在。

  更重要的是,他留下的那封信里的字字句句,都表明,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离开的,走了之后就没打算再回来。

  “赖叔,我不问你了,也不想拆穿你的谎言。”我丢了烟头,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你不告诉我的事儿,我自己去寻找答案。孔雀河河道南岸那座古墓里,有干尸,干尸身上的一个小本子里写着我爸的名字,事情会是这么简单?他真的是去寻找解除鬼影诅咒的办法了?”

  我在以退为进,不过心里也确实是那么想的,如果真没办法了,我会亲自到孔雀河那边去看看,那是目前我唯一能找到线索的地方。

  赖叔并没有因为谎话被我说透了而面红耳赤,他的心理素质很好。在我说了这些话后,他没有反驳,只是望着我,过了一会儿,他捡起一块石头,丢进水里:“这块石头沉入水底,就很难找到了,因为水流是在变化着的。”

  “你想表达什么?”

  “没有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有的事儿,注定只能让极少数一些人知道,你知道多少,就得背负多少,如果这个负重量超过了你的承受能力,你会崩溃。”赖叔轻轻拍拍自己的胸口:“实话就在这里,你要听吗?”

  如果我只想得到答案,或许会马上点头,可是赖叔的话却让我体味到另一种别样的感觉。他说的够明白的了,想要听到实话,肯定会承受一些东西,要承受的东西是未知的,我在考虑,自己能否承担起这些。

  我考虑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我不能不了解自己的父亲,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必须要知道。

  “赖叔,你说吧,我在听着。”

  “小童,我不能不承认,你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一点,秉承了你父亲身上的基因。”赖叔自嘲似的一笑:“我不知道该怎么撒谎,所以,该说什么,就直说了。不过有的话我提前和你说清楚,打个比方,你爸爸是一场战役的总指挥官,我呢,只是一个作战参谋,我会协助他打赢这场仗,会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可真正的大战略计划,只有你爸爸一个人知道。”

  “你的意思是告诉我,有的事,你不知道,所以无法向我表述?”

  “就是这个意思,这不是刻意的隐瞒,因为,你爸爸也不想让我背负那么多。”

  “赖叔,我谢谢你了。我想知道,我爸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很认真,假如有你不愿意说的事儿,你可以直接说你不能说,但不要骗我。”我一边听,一边做着自己的打算,听不到真话也就算了,我可以自己慢慢找,可如果我听到了谎话,这些谎话就会很大程度影响我的思路,让我产生思维上的误区,耽误很多事。

  “你爸爸的过去,对你来说一直是个谜,你可能认为,他一直都在地质部门工作。”赖叔回头看了看,丘道士和张桥还呆在屋子里,赖叔估计是想保证下面这些话只能我一个人听到:“你爸爸,曾经是一个军人。”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赖叔说,我爸参军很早,他最初的志向,是想做一个侦察兵,因为当时和越南的局势相当紧张,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我爸的初衷,要当个出色的侦察兵,用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尽力保证整个作战计划的胜利。他在参军前就有底子,这是个很大的优势。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梦想泡汤了,他没有做侦察兵,也没有参加之后的对越反击战,而是被调入一个工程兵部队。这中间肯定有一段曲折的往事,因为赖叔说,当时这支工程兵部队进去的一批人是经过挑选的。

  如果用现在的目光来看,当时的那支工程兵部队可能有一点让人觉得不正常的因素,不过我爸那个时候并没有想那么多,他从小就是个做事认真的人,在加上身处的时代和环境背景,上面一个命令下来,哪怕前面是个火坑,也要跳。

  “那支部队的番号和其他一些详情,你爸爸没有说过,我也没问。”

  进入这支部队之后,我爸和其他部分人员集训了差不多有半年时间,再接下来,他们奉命去了一个地方。那是甘肃和新疆交界处的一个罕为人知的地区,部队上的人管这里叫西海河。

  显然,他们到这里是为了执行任务,西海河的自然条件非常差,不过当时那些人包括我爸在内,都没觉得什么,因为工程兵干的就是这些苦差事。具体任务是什么,赖叔也说不清楚,但仅从他们在西海河所停留的时间来看,这就是个很重要的任务。

  他们在西海河呆了整整四年。这四年时间内发生的事,对于外人来说,完全是个谜。

  四年之后,整支部队全部从西海河撤出了,撤走的很突然,不过我爸还是察觉出了一点征兆,因为在撤退命令下发之前大概一个月的时间里,西海河这边就进行了覆灭性的破坏行动,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一些建筑被彻底摧毁,成车成车的炸药堆积起来,把某些区域炸平。

  赖叔说,这是我爸很不愿意提及的一段往事,在他的思维里,可能一直在反感或者抵触这些记忆。

  之后,我爸就复员了,以一个义务兵的身份复员,在每年茫茫如海般的退转业军人的大潮里,他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子。复员之后,他到了地质部门工作,赖叔就是那个时候和父亲认识的。

  不过这一次,我爸没有干多久,大概两三年之后,离开了地质部门,赖叔跟着他一起离开,两个人合伙做一点生意,具体的事一般都是赖叔出面去做。

  “赖叔,这就是我爸的履历?”我忍不住问道:“西海河的情况,你可以说不知道,但在地质队呢?你和他是同事,他为什么不干了,你也不知道?”

  “其实,这些有关你爸爸的脸面,我不想说的那么具体。”赖叔找我要了支烟:“他是被开除的。”

  “为什么被开除?”

  “因为……”赖叔抬头看了看我:“犯了个错误,很严重的错误。”

  “赖叔,我求求你一次把话说完好吗?不要再这样遮遮掩掩了。”我听的有点急躁,就好像从收音机里听评书,每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老是听到欲知后事下回分解的扯淡声音,那种感觉让人忍不住想产生摔了收音机的冲动。

  “这个错误也和西海河有关。”赖叔猛的吐出一大口烟,仿佛在宣泄心里积压了很久很久的情绪:“搭进去三条人命的错误。”

阅读全文
解密天机档案

解密天机档案

这个秘密一旦被揭露,整个世界将会陷入一片恐慌和混乱。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或许你会觉得,天坑,百慕大,尼斯湖,麦田怪圈,幽灵船......这些都是让人惊悚且不可解的秘密,然而在这个秘密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和不值一提。如果无人提示,你永远无法想象在这个秘密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上,现代的人类文明并非独一无二的,漫长的历史间,至少有五次文明神秘的湮灭了,它们为何消失?秦始皇穷一国之力修建万里长城,是为了什么?抵御异族入侵?事情绝非你想象的那样简单。所有的这一切,被归于一本神秘档案中,这本档案的代号,叫做“天机”。

灵异科幻|龙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