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阅读
您的位置:罗生门阅读 > 小说资讯 >

《情痕难断》大结局精彩试读 《情痕难断》最新章节目录

时间:2021-04-08 18:48:13分类:总裁豪门

罗生门阅读提供情痕难断全文阅读,提供情痕难断最新章节阅读,提供情痕难断孟初夏 盛寒深免费下载!

情痕难断

推荐指数:9.9分

《情痕难断》在线看

情痕难断小说简介

情痕难断这本书其实让我感觉比较单薄,因为里面的人物孟初夏 盛寒深感觉不够立体,是真善美的化身,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咳咳,里面有些那啥的剧情,具体自己翻阅吧!

《情痕难断》精彩免费试看:

盛寒深重新拿起手边的报纸,再也没有了看的心思。余光瞥到孟初夏那四厘米的小独根高跟鞋上,眸子闪过一抹凌厉,“王妈,你去把孟小姐所有的高跟鞋都处理了。”

王妈刚刚把所有的饭菜都端到餐桌上,听到盛寒深的话下意识的一愣,在围裙上擦了擦自己的手,立刻走过来处理孟初夏的高跟鞋,“是,先生。”

“先生,您先吃饭吧。我去楼上叫孟小姐去吃饭,然后我就去处理。”

王妈恭敬的对着盛寒深开口,将客厅门口鞋柜里面几双孟初夏的高跟鞋都整理到了箱子里面,准备去楼上叫孟初夏。

盛寒深没有再开口,转身走到餐桌上坐下,但是并没有动筷子。

“孟小姐,吃晚饭了。”

王妈去二楼客房的时候,孟初夏正在窗前站着,看到孟初夏那忧伤的背影。王妈看到似乎有些心疼,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好,我知道了。”

孟初夏恍惚回过神,没有转身,下意识的应着。其实并没有什么胃口,也不想吃,尤其是想到楼下盛寒深还在。但是想起母亲,想起前天才发生的那一切,孟初夏还是下了楼去吃饭。

走到楼下的时候,盛寒深早已经动手开吃了,孟初夏看的盛寒深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心底一抹酸涩。

从前这个男人都是有意无意的等着自己来吃饭,即使是他先在饭桌上。

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还有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所有的一切,孟初夏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现在她应该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里,又何必这么矫情呢。

孟初夏径直走过盛寒深的身边,刻意的远离了盛寒深几个位子,才坐下来吃饭。

盛寒深手里面的筷子一顿,什么都没有说,低头继续吃饭。

王妈很是清楚孟初夏的喜好,知道孟初夏喜欢吃鱼,尤其是糖醋鱼和酸菜鱼。

孟初夏虽然不是很想吃,但还是拿着筷子夹了几嘴。只是刚就着鱼吃了一口米之后。

忽然胃里面一阵翻涌,“唔。”

孟初夏立刻捂着自己的嘴去了洗手间。

盛寒深停下了手中的筷子,顿时没有了心情再吃下去,看着眼前一桌子没有动几口的饭菜,心情有些烦躁, “王妈,把餐桌收拾了。”

“哦,好,先生。”王妈放下手里的鞋,就匆匆来收拾饭菜了。

孟初夏从卫生间里面出来的时候,餐桌早已经收拾干净。孟初夏有些意外,但是也很乐意,本来她就不想吃,没有什么胃口。

刚准备上楼,孟初夏看到楼梯口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的全都是自己的高跟鞋,虽然有不下几十双,可是这是自己精挑细选了六年的鞋,“王妈,这鞋是怎么回事?”

孟初夏的语气很是不好,王妈听到立刻就从厨房出来,手上还带着洗盘子的水渍,“孟小姐,是……”

“是我让她扔掉的。”王妈刚开口,盛寒深就走了过来。

“盛寒深,你凭什么扔掉我的鞋。这些鞋子是我花我自己的钱买的,你有什么资格扔掉。”

孟初夏鼻尖一酸,脑子里面再一次闪过下午林馨然说的话,语气满是指责。

“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你肚子里面有我的孩子。王妈,去把鞋扔了。”盛寒深看了一眼箱子里面的高跟鞋,眉头紧触,但还是态度坚定。

“是,先生。”王妈立刻就拖着箱子往外面走。

孟初夏上前就去抓住箱子,制止了王妈的动作。

而盛寒深却丝毫都没有犹豫一把就拿开了孟初夏的手,“王妈,还愣着做什么。”

盛寒深强大的力道握的孟初夏的手有些生疼,孟初夏没有在挣扎,回头迎上盛寒深的眸子,语气带着些许乞求,“盛寒深,这些鞋子我会收起来,你不要扔掉可以吗?”

“孟初夏,这个别墅里面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主。”

但是盛寒深只是冷冷的宣告了他在这西郊别墅的地位,和不可忤逆的态度。

“……”

孟初夏望了盛寒深良久,喉咙干涩,卡在喉结的话最终都没有说出来。她听着王妈拖动箱子的声音,渐渐的远去,直到再也听不见。

孟初夏一点一点的抽离盛寒深抓住自己的手,转身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去。

那些鞋子,六年,六个夏天,她才买了三十双鞋子。都是她在那家自己最喜欢的summer店里面买的,每一次都是夏天过后打折的时候才会去买。

从前在校园里面的孟初夏最讨厌的就是高跟鞋,但是从认识盛寒深的那个夏天开始,她就每年都会去买高跟鞋。虽然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可是每一次站在盛寒深的面前,她还是有些自卑。

于是她开始省钱,一双一双的买高跟鞋。从最低的坡跟,到高跟,再到后来的独根,一点一点的高度增加,她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那么仰望这个男人,可以每一次站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离这个男人更近。

这所有的一切,盛寒深都再清楚不过。

但是这一刻她才看清,往日她所有的深情,原来盛寒深从来都不曾在乎过。

她一步一步的上楼,扶着楼梯的扶手。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中午和晚上都没有吃多少东西,又吐了一番,身体虚弱。还是因为心疼的锥心刺骨。

每一步仿佛都是那么的艰难,双腿像是灌满了铅一般沉重。

“初夏。”

盛寒深望着孟初夏的背影,拳头紧紧的握了握,胸口处有些起伏,手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的暴露了出来。

孟初夏听到声音,蓦地转头。眸子里面忽然闪过一丝光亮。

这一声初夏,让她的心底恍惚再也无法平静。

有多久盛寒深没有这样叫过自己了,好像是从那天晚上自己知道他即将要和林馨然大婚的那一天起。

《情痕难断》精彩免费试看:

孟初夏的脑海里面不停的闪现着曾经盛寒深那一声一声深情的呼唤。

她还记得第一次盛寒深这么叫自己,是那一年夏天他们初识的那个晚上。

她在大一的时候就知道了盛寒深,记事本里面满满的都是关于盛寒深的照片。那一天晚上,她大四,那是她如此那么近距离见到盛寒深的第一天。

昏黄的路灯下,没有了白天的炎热,一阵一阵的凉风吹过。盛寒深站在黑色宾利的车边抽着雪茄,眉头紧触,似乎是有什么烦心事。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迈着自己有些颤抖的步子走近了盛寒深,她伸出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的抚平了盛寒深紧皱的眉头。

那一刻,她的心几乎都快要跳出来了。直到放下自己的手,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

但是转身想要逃离的那一刻,盛寒深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直到此时此刻,孟初夏都依然记得清清楚楚。那是盛寒深和她说的第一句话。那一刻,盛寒深手上温热的触感,仿佛一下子就让孟初夏的心温暖到了心底。

她不知所措,有些紧张,语气都跟着发颤,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叫孟初夏。”

“初夏,好名字。”盛寒深眸子微微流转,眼底划过一丝令孟初夏捉摸不透的情绪。

那是盛寒深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好听又充满了磁性。“初夏”那两个字从盛寒深的唇瓣溢出,像是一支动听悦耳的曲子。第一次她觉得自己的名字是那么的美好。

也是那一晚,她跟着盛寒深回了盛家大宅。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鬼使神差的上了盛寒深的车,也不知道后来怎么鬼使神差的裸着身子躺在了盛寒深的身下。

只记得仿佛是死后重生一般的疼痛,她才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拒绝。

可是后来就是盛寒深那一声一声的初夏,像是对自己施了催眠术,施了迷幻剂一般,让自己忘记了疼痛。让自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盛寒深的女人。

那一晚,盛寒深略带薄茧的双手抚过自己的身体,那一下一下让自己颤栗的触感,直到此时孟初夏都经久不忘。

如果可以,孟初夏多么多希望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停留在回忆中。

直到盛寒深一步一步的向自己逼近,她才恍然回过神来。

刚刚回过神来,孟初夏顿时就被盛寒深腾空抱起去了主卧。

盛寒深的眼底划过一抹心疼,还有深情,但是转瞬即逝。孟初夏再一次对上盛寒深的眸子的时候,依然是一片冰冷。

怎么可能?这个男人如果对自己还有深情,又怎么会去娶别的女人。

直到孟初夏被盛寒深压入身下的那一刻,身子上方沉沉的重量压下来,孟初夏才挣扎着反抗,“盛寒深,你已经和林馨然结婚了。我跟你现在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放开我。”

盛寒深手上的动作一顿,没有说话,转而粗鲁了起来。丝毫没有放过孟初夏的意思。

孟初夏不断的挣扎着,却无奈双手被盛寒深禁锢在头顶,只能任由盛寒深一件一件褪去自己的衣服,直至最后的遮挡,一丝不挂。

那双略带薄茧的双手,几下撩拨,轻而易举的就将孟初夏弄得气喘吁吁,脸色绯红。似乎盛寒深是故意,带着惩罚一般折磨着孟初夏。

唇落在孟初夏的肌肤上都是一阵疼痛,一个一个血红的印记不一会就遍布了孟初夏的全身。

孟初夏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挣扎,可是最终也没有挣扎开来,

最后孟初夏停止了所有的反抗和挣扎。

盛寒深放下了自己禁锢着孟初夏的手,对于孟初夏忽然停下的反抗,有些诧异,他抬头看向孟初夏,只见孟初夏的眸子里面一片绝望,仿佛此时在受着非人的折磨和侮辱。

盛寒深刚准备站起身,忽然,电话响起,是林馨然打来的。

电话持续的响着,盛寒深还是接了。

“寒深,你在哪里呢?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端林馨然娇柔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孟初夏的耳朵。

“我马上回去。”

盛寒深接通电话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然后从孟初夏的身上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和衬衫,转身离去。

孟初夏就那么静静的裸着身子躺在床上,狼狈不堪的自己与面前那个衣着光鲜亮丽,干净整齐的盛寒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莫大的讽刺。

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孟初夏才缓缓的侧过身子,紧紧的抱着自己,像是一个熟睡时不安的婴儿。泪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枕头上,这一夜,似乎比那一晚听到盛寒深要和林馨然结婚还要难熬。

她控制不住的想着盛寒深回去之后会和林馨然种种的甜蜜,和如胶似漆。似乎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那么的压抑,仿佛自己身处氧气稀薄的高原。一不小心就会窒息而死。

第二天早上醒来,孟初夏整个人精神状态都不是很好。她走进洗漱间,看着镜子里面那个面容憔悴的自己。双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如果真的生下来,是不是才是对这个孩子最残忍的方式。

孟初夏回过神来,匆匆上了妆。下了楼,随便吃了几口早餐,就去门口换鞋准备离开。走到门口鞋柜的那一刻,看到那双王妈早已经准备好的平底鞋,心里面还是一抽一抽的疼。

只是现在她今天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自己心疼了,今天周五,上午是自己所剩下的最后的时间了。如果今天上午稿子出不来,那么下午就没有办法开会。而周一上午,华宇集团的人就会来了。

走出客厅,管家老陈早已经将小Polo开了出来,孟初夏上了车朝着公司疾驰而去。

孟初夏到公司的时候才早上七点半,整个设计部的人几乎都还没有来。

孟初夏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昨天那寥寥几笔的手稿,开始聚精会神的创作。

其实这个设计稿,她原本早就已经有了灵感,并且早就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就剩下这最后一张的主稿,只不过昨天自己因为受了林馨然的影响。

不得不承认,孟初夏的设计天分真的是很高。轻轻几笔跃然纸上,整个设计的主线都出来了。

只是孟初夏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将手稿赶制出来,正准备整理到电脑上的时候。忽然林馨然闯了进来,“孟副总监,今天下午华宇集团的人会提前来。”

阅读全文
情痕难断

情痕难断

六年深爱,她却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了另外一个女人。她以为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忍痛放手,可是没有想到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被囚禁,被折磨,无论如何他都不肯放她走。“你是我的女人,孟初夏,这辈子你躲不掉,也逃不掉。”

总裁豪门|孟初夏, 盛寒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