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阅读
您的位置:罗生门阅读 > 小说资讯 >

异魔玄幻奇幻小说推荐,异魔小说免费全文阅读(乔依)

时间:2021-04-08 20:38:02分类:玄幻奇幻

《异魔》是高人气网络作家乔依创作的经典玄幻奇幻类作品,异魔讲述了:通往姐姐紫鸢的路上,需要经过几个小路的路口,当铃兰转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一道黑影瞬间从她的后面穿过,她猛然一惊,顺着黑影闪过的方向望过去,却没有任何人的踪迹,铃兰四处观望,忽然那个黑影再次从她的身后一闪而过。“谁?!”铃兰警觉地大喝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她,铃兰不断地旋转着角度,目光从八方来寻找那个黑影的位置,她低沉地说道,“请现身,不要用这种方式,名人不说暗话!”..

异魔

推荐指数:9.9分

《异魔》在线看

异魔小说简介

最近看到很多小伙伴留言说未完结的小说不想看,字数低于百万字的也不想看。为了满足大家的需求,我特地找了这本《异魔》小说,字数也多的优质玄幻奇幻小说,悠君若兰推荐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

《异魔》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依朵撒娇般地打了一下铃兰的肩膀,撅着小嘴说道:“对不起,我要回去睡觉了,我可不像你想的那么小气,有事情大家担着,我不想被别人说成叛徒。”

依朵步伐沉重地走回了南侧的室内,铃兰陷入了深思,月亮悄悄向东面移动了一点位置,它在和铃兰对视,铃兰冲着月亮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灰溜溜地转回自己的室内了。

当月亮下山太阳上山的时候,依朵揉着一夜没有合眼的眼睛,昏沉沉地从床上爬起来,终于看见阳光了,她轻轻地穿上衣服,并按照惯例走到圣殿大堂内,祭奠上贡品,供奉上燃香,并在擦拭所有神器之后,轻轻地敲响了铃兰的房门,可是在连续敲响两次之后,竟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依朵不安起来,轻轻推开房门,铃兰的床上干干净净,似乎她昨晚根本没有在床上睡过一般。依朵紧张起来,她急忙搜寻着房间内各个角落,却找不到铃兰的任何踪迹,她冲出圣殿,门外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经过。

依朵想起了一个地方,她急匆匆地向着书库的方向跑去,她担心铃兰会不死心地去书库继续查找一些用自己的等级可以打开的书,并希望从别的书籍里得到线索,可是这是万般危险的事情,在小兰没有特意安排的情况下,任何人也不能保证铃兰会不出现危险。依朵焦急地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向书库,通过弯弯曲曲的小路,她终于抵达了书库门口,可和她完全想象的不同,书库已经被小兰上锁,她趴在窗户外向里面观望,没有任何人影。

与此同时,刚刚返回的铃兰轻轻敲醒了依朵的房门,跟随她一同进屋的还有她的姐姐紫鸢,铃兰没有看到依朵,先是一惊,但是姐姐紫鸢的时间有限,她没有过多的时间考虑,幸好她知道依朵把书放在了枕头下面。铃兰径直地取出上半部书交到姐姐的手中,她悄悄地走出了房门,并轻轻地带上了房门,她不想打扰姐姐。

带着满腹狐疑的依朵从书库回来,正好和圣殿门口等待的铃兰撞了一个满怀,铃兰焦急地把依朵拉回圣殿门内,低低地问,你去了什么地方?而同样疑惑地依朵也问了这个问题,两个人相对而笑,铃兰悄悄指指门内,依朵带着疑惑走向自己的房间,被铃兰一把拦住。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依朵不解地问道。

“我姐姐正在屋内看那本书,不要去打扰她。”铃兰轻轻地说道,并做出小声说话的动作。

但是依朵竟然带着一丝愤怒挣脱了铃兰的胳膊,径直冲进了屋内,铃兰惊讶着呆在门口,不知道依朵为什么会这种反应,她呆愣了很久,当她翻过神来走回依朵的房间的时候,更加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房间内竟然没有一个人了,依朵和姐姐紫鸢竟然都不见了。

而那本书依旧静静地摆放在依朵的枕头下面,铃兰轻轻地捧在手里,静静地翻开,书的封页上竟然加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两行古文,铃兰看不懂,静静地沉思了很久,直到门外的声响打破了她的沉思。

铃兰急忙把书重新放到枕头下面之后,匆匆地从房间里走出,门外站着的并不是她想象的朝拜者,自从村子进入整体警戒状态后,很少有人来朝拜。站在门口的是依朵,她摇动着脑袋,似乎有什么迷惑的问题让她想不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铃兰焦急地迎过去,她迫切想从依朵的嘴里得到答案。

依朵松松肩膀,很轻松的样子说道:“我进了屋子,根本没有看见你的姐姐,我看到窗户是开着的,料定你的姐姐已经从窗户里走了,但是按照平常人的思维,只有做了亏心事才会走窗户的啊,我就本能地追了出去,但没有发现任何你姐姐的踪迹。我在回来的路上也一直在思考,我屋子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应该是你的姐姐有急事但不方便走正门,所以才偷偷从窗户走的吧。”

铃兰轻虚了一声,用轻蔑的眼神瞥了一眼依朵,低低地埋怨道:“她可是我的姐姐啊,是我们营救若兰这件事情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啊!”

依朵挠着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笑,低低地说道:“你说的也是!”

铃兰刚想问书里的固定页码上所加的纸条是怎么回事,但看着依朵已经跑进了屋子,自己又暗暗地想,依朵急着追自己的姐姐,应该并不知道书内纸条的事情,所以她也就不再过问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暗暗地继续琢磨着姐姐到底发现了什么,为什么这么急着离去呢,连一个招呼都不打。

紫鸢因为是巫女中最具潜力的一员,她习惯于用古文来写信,这一点铃兰并没有什么疑惑,关键的地方在于,为什么姐姐不当着她的面说话,而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

铃兰带着长长地愁思返回屋子里,按照时间上来说,她这个时候是该进行修炼的时刻了,她静静地端坐在床上,无意间发现她的那本下部竟然不是在原来的位置了。铃兰警觉地看向窗户,是敞开的,她倒吸一口凉气,这说明有人进入过她的屋子,她警觉地拿起下半部书捧在手心里,竟然还有一丝人体残留的温度。

铃兰轻轻地翻开扉页,书本竟然开了,铃兰惊讶地继续翻开,每一页都可以翻开,书的灵力已经被解除,这只能说明姐姐紫鸢已经翻开了下半部书,只是没有告诉铃兰,并刻意把书籍保持着翻开的状态,姐姐是刻意让铃兰也要看到里面的内容。铃兰来不及多想,急忙翻看起来,忽然她发现了固定的扉页上有一个被卷起来的书脚,那应该是姐姐紫鸢特意折叠起来的,她是想让铃兰看到这一页的具体内容。

可是,铃兰看着看着不禁愣住,神色凝重起来,眉间紧凑,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跳开始颤动起来。书中的内容不得不让她感到阵阵无助,再加上姐姐刚刚的不辞离去,这让她更加怀疑起姐姐内心里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不能让她这个妹妹所知道,而若兰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抱住这个秘密的牺牲品。

书中的固定扉页上是这样说的,若兰身体上的异样反应只有一个原因,只有当灵力低的人向着灵力高的人输送灵识的时候,灵力高的人才有这种异样的反应。

依朵忽然冲进了屋内,看到铃兰正沉沉地思考,手中捧着那本下半部的史书。依朵疑惑地从铃兰的手里拿起书,静静地看着固定扉页上的内容,不禁也陷入了沉思中。依朵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道:“铃兰,我有一种感觉,你的姐姐她是在故意陷害若兰。”

“这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事情。”铃兰连连摇头,目光却迷离地看着窗户被掀开的缝隙,其实她刚刚也想到了这一点,但都被从小的真挚亲情所遮盖,她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承认若兰的陷害是姐姐一手所导演的结果,她颤巍巍地说道,“我警告你,这种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是不能随意说的啊!”

依朵叹口气,不顾铃兰激动的神情,急促地说道:“书内的内容是断然不会错的,而当时在场的也有你的姐姐,更况且若兰的灵力已经超过了紫鸢,她是公认的几百年来灵力最高的巫女,当她正值事业上的巅峰时期,若兰成为杀出的黑马,而且这匹黑马在比她小的年龄上就拥有比她还要强大的灵力,换做是你,你能接收么?”

铃兰连连地摇头,然后抽泣地喊道:“虽然我不能接受,但是我也绝对不会残害自己的姐妹啊,这是何等的残酷啊!”

依朵叹口气,声色缓和了许多,既然铃兰承认这种不能接受的心情,那么她就有可能接收这个残酷的现实。依朵继续说道:“还有,你可以设身处地地想想,你的姐姐紫鸢作为最高地位的巫女,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关于巫女的一切事情呢,她恐怕不用看书内的内容就知道若兰身上的反应是怎么回事,她更有可能知道这种反应的前世因缘,并利用了村子里对这种反应的恐惧心理,从而把若兰彻底地消除。只要若兰从村子里彻底地消失,那么她的最高巫女的地位就可以抱住,再没有人可以撼动她的地位,她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铃兰在听到依朵最后一句话后,不禁连续地颤抖起来,她哆嗦着如坠入寒冰洞里一样,她用迷离的眼睛看着依朵,不敢相信地说道:“我现在明明知道这种结果,但却不能承认这个结果,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么?”

依朵缓缓地点头,把铃兰拦在自己的怀里,一颗眼泪从依朵的眼角流淌下来,并滴落在铃兰的额头,此时的两个姐妹完全调换了角色,依朵更像是一个具有母爱的姐姐一样照料着铃兰的心情。依朵悲伤地说道:“有些人看待自己的声誉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当一个人把一方面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时候,他的眼睛必然会被蒙蔽,在他的眼睛里本来最重要的亲情可能就会成为一块没有用的臭石头。”

铃兰深深地叹口气,身体颤抖地抱紧了依朵,低低地说道:“我好害怕这样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做巫女了,你呢?”

《异魔》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依朵苦笑两声,低低地回答道:“我曾经有过很多次这样的想法,每次都是你在劝慰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因为这是我们的宿命。这次终于轮到你对着我抱怨了,你不感觉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么?”

铃兰不再言语,而是把依朵抱的更紧了。

一阵沉默地哭泣之后,铃兰猛然站起从依朵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她擦拭干净脸上的泪痕,坚定地说道:“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问清楚!”

说完,铃兰便急冲冲地冲出了房门,依朵紧忙跟着追了出去,结果没有拦住铃兰,铃兰体内的灵气已经爆发,她的速度宛如风一般,匆匆地急速而过,依朵只能望着绝尘悲伤地感叹。终归是要有一个结局的,依朵刚刚的担忧变成了现实,她刚刚一直在担心铃兰会冲动地去找自己的姐姐理论,这是铃兰一贯的性格,得不到真正答案的她总会一往无前地找到答案,哪怕是死,她都会感觉死在真理的路上是值得的。

依朵没有想到,铃兰的这次出行果真成为了铃兰是死亡征程。

通往姐姐紫鸢的路上,需要经过几个小路的路口,当铃兰转过第二个路口的时候,一道黑影瞬间从她的后面穿过,她猛然一惊,顺着黑影闪过的方向望过去,却没有任何人的踪迹,铃兰四处观望,忽然那个黑影再次从她的身后一闪而过。

“谁?!”铃兰警觉地大喝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她,铃兰不断地旋转着角度,目光从八方来寻找那个黑影的位置,她低沉地说道,“请现身,不要用这种方式,名人不说暗话!”

一声轻轻的笑声忽然钻进了铃兰的耳膜内,那是来自一个女人的声音,铃兰顺着声音看去,却看到一个女人的背影匆匆地顺着小巷子的深处跑去,铃兰急忙追赶过去,小巷子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铃兰施展凌波微步的法术,借着从体内释放出的灵气急速地前往,但异样的事情跟随他的速度也开始剧烈的变化起来,他的身体周围竟然没有了呼呼作响的风声,她进入到了一个异度的空间,里面完全是光影的结合,没有任何具体的实物,没有听觉的能力,只有忽隐忽现的光束和漂浮而过的背影。

那个阴森的女声再次飘过,而铃兰知道这个声音来自现实,而她却已经身在异度空间中。铃兰急忙运用灵力寻找踪迹,希望通过自己的踪迹寻找到出口,从而逃出异度空间。一张残破的脸忽然出现在铃兰的面前,那不是一张人脸,它几乎没有任何形状,可以勉强分辨出嘴巴、鼻子、眼睛,但那确确实实是一张脸,明确一点应该是一个怪兽的脸。它缓慢地张开了血盆大口,渐渐地靠近铃兰,而铃兰还没有来得及寻找到自己的踪迹,更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她完全没有了退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怪兽的嘴慢慢地靠近自己,然后自己成为了这张血盆大口里的食物。

当嘴的形状完全残破不堪,彻底把铃兰吞进嘴里,并慢慢地闭合的时候,铃兰流淌出了最后一滴泪水,她没有擦拭,任由泪水滴落在怪兽的嘴里,她猜测怪兽是能够感受她的悲伤,但她并不抱着任何可以求生的希望。

其实,在她从圣殿跑出之前,她已经算出了自己的今天结果。铃兰作为橙家的继承者,她所拥有的特殊能力就是预测,尤其是她在成为治愈巫女之后,她的能力更是得到了更大的提升,她的预测能力几乎可以穿越一个人生,直接预测到终点,她当然早就知道了今天的这个结果。但是她不想躲避,她想到的更多的是面对,这是她的性格,这一生也难以改变。

当那张恐怖的巨型的嘴最后闭合的瞬间,一道寒光从嘴的缝隙中一闪而出,可洋洋得意的脸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那道寒光是铃兰用尽毕生的灵力逼迫而出的,寒光里包裹着的是铃兰随心携带的神器,而神器里藏着的就是那本书。

大嘴缓缓地闭上,模糊不清的脸也跟着缓慢地清晰起来,残破的面庞一点点地组合成标准的比例,在忽明忽暗的异度空间内渐渐消失,随后在现实的世界出现,一个女人的背影长长地投射在小巷子的路面上,一个女人懒洋洋地伸展腰身,但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铃兰!铃兰!”一声声的喊叫声响彻天际。

悠君焦急地附在若兰的身体上,把她唤醒,若兰再次做了噩梦,瞪着双眼紧紧地抱着悠君,颤抖地不停说着,铃兰被人吃了,铃兰被人吃了!

悠君则轻轻地拍打若兰的后背,低低地安慰道:“不是真的,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是你太想铃兰了,她在圣殿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若兰则不肯相信地连连摇头,她抽泣着说道:“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铃兰被一张宽大的嘴吞进了肚子里,而我却不能做出任何反应,虽然我没有看清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但是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我和铃兰是姐妹,她是橙家的传人,她有这种能力让她信任的人看到她死前所经历的真实场景。”

悠君愣住,他深知若兰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灵力,他曾经从母亲那里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当巫女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她是可以汇聚自己毕生的灵力把自己所看到的真实场景传送给自己值得信任的人梦境中,并通过这种方式告知接收真实场景的人为他寻找到凶手,最终为他报仇雪恨。

若兰继续回忆着刚刚惊魂未定的噩梦,她喃喃道,那张恐怖的脸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一遍跟着一遍地重复着看到的恐怖画面。若兰的样子不悠君彻底地吓坏了,他大声地叫喊着雷毅,可是这清晨的太早,雷毅依旧在沉睡,当悠君喊道第三声地时候,衣着不整的雷毅一个箭步冲进屋内,茫然地四处查看,并大声地问着,谁来了?有什么情况?

悠君指指正在喃喃自语的若兰,不安地说道:“弟弟,恐怕若兰真的被刚刚的梦所惊吓到了,你帮忙诊断一下,必要的话就开上一味药让她安静一些吧。”

雷毅疑惑地走近若兰,轻轻地把脉,脸上的神色从疑惑到不安,再到怅然,又紧接着不安,长久的等待中,悠君有些把持不住了,焦急地问道:“弟弟,到底是什么情况呢?你给我说句话啊,就这样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松弛的,我都快让你给弄的心跳加快了!”

雷毅悄悄地露出一个鬼脸,调侃般的说道:“你是想听不好的消息呢,还是好的消息呢?”

悠君想了想,顿足道:“既然有坏的方面,我还是先听坏的方面吧!”

雷毅刚想说话,悠君又急忙伸出五指山挡在雷毅的面前,急促地说道:“让我先宽宽心,说说好的消息吧。”

雷毅轻笑一声,然后说道:“好的消息是,若兰的伤情并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是身体虚弱,又遭受到梦中的惊吓,才会有这种精神上的暂时错乱,让她在床上好好补上一个回笼觉就会没事了。”

悠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急促地问道:“那么坏的消息是什么呢?你最好用我能接收的话告诉我!”

“都什么时辰了,我可没有时间再和你磨牙了,我还要去做早餐呢,这些事情从来都是我在做,你们没有一个人关心我。”雷毅抱怨道,然后用急促的声音说道,“若兰的体内有外部灵力的入侵,就是这个情况,我也不知道那种外部的灵力是不是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她的身体并么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外部的灵力入侵,难道不是我的灵力么?”悠君不解地问道,“她根本没有出去过啊,怎么会有外部灵力的入侵呢?”

雷毅缓缓地起身,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平静地说,“这些我也不懂了,不过我提醒你一下,梦境如果是真实的话,实施梦境的人会在传送梦境的过程中传送出自己的灵力,而接收者和实施梦境的人心心相印的话,这种灵力甚至会重新入住到新主人的身上。”

悠君沉思片刻,雷毅松松肩膀,走出门外,而刚刚回过神来的悠君大声地喊道:“按照你刚刚说的,明明是一件好事情啊,你怎么告诉我说是一件坏事情呢?”

雷毅在门外哈哈大笑,笑声让悠君陷入更加的迷茫状态中。与此同时,水月也已经起床,迈着稳重的步伐走进正堂,这几天由于正堂内的事情过多,从而荒废了正堂里的卫生,她看了看桌子上的灰尘,稍有怒气地对悠君说道:“你当哥哥的不要总是把这些家务事都交给弟弟干,今天你的任务就是把正堂的卫生彻底打扫干净。”

悠君轻轻地应答,并看了看已经入睡的若兰,随手抄起了扫帚,并不失时机地问道:“母亲,您的经历丰富,有没有听说过,梦境真实反应现场的事情呢?”

水月敏感地盯着悠君,目光锐利得让人感到可怕,她试探性地问:“你为什么问这个?发生什么事情了?”

姜还是老的辣,悠君知道自己是瞒不住母亲的,就把若兰噩梦中的场景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水月,随后便是一阵死寂,水月忽然站起身来,沉默地走回自己的卧室,并在一炷香之后的功夫重新站在悠君的面前,交给了悠君一件物品。悠君刚想把这块红色的方帕打开,却被水月轻轻地按住,她摇摇脑袋,低低地说道,这个东西只有当若兰再次做噩梦的时候才能启用,平日里断然不能让它见到日光,至阴的东西见到光后会损失灵力。

阅读全文
异魔

异魔

鞭炮的声音忽然间响起,闪耀的火花把院子照亮,高高的灯笼挂满了从房门到正堂的路途中,悠君骑上高头大马,对着身后的吹鼓手和轿夫拱手施礼,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那是幸福的笑容。当马儿开始上路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他马上就和若兰有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了。

玄幻奇幻|乔依|悠君,若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