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生门阅读
您的位置:罗生门阅读 > 小说资讯 >

《乱世嫡杀》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乱世嫡杀》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2021-04-08 21:16:29分类:穿越重生

老夫人打开袋子,里面放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瓷瓶,一看就是用来装药的。“你方才说,这东西是在哪里搜出来的?”老夫人又问道。“是二小姐的房间,在床底下。”香玉回答着。听了这话,老夫人将药瓶放在一边,然后拄着自己的拐杖使劲在地上杵了杵,然后冲着叶清悠说道:“小小年纪,心肠如此歹毒,居然敢在你母亲药里下毒。你母亲身子弱,这一碗毒药喝下去,那还不得要了她的命?也幸亏是杜姨娘替心荷挡了这一劫,否则我看你怎么交代!”

乱世嫡杀

推荐指数:9.9分

《乱世嫡杀》在线看

乱世嫡杀小说简介

同意一个人只有具有很深厚的文学底蕴才能写好一本书这个观点,所以真的觉得乱世嫡杀这本书质量很高。

《乱世嫡杀》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寿安堂里陷入一片沉寂,没有人再开口说话,因为好像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不必要了,所有的人都在等着香梅和香玉从露落居搜出毒药,然后给苏嬷嬷定下罪名。

然而,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可是去搜查屋院的人还没有回来,寿安堂中的有些人,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赵姨娘死死的抓着叶清悠的手,示意她不要乱动,以免惹人怀疑;王姨娘坐在椅子上,扭捏着身子,很是躁动;杜姨娘因为昏迷不醒,所以没有过来。

“这香梅和香玉怎么还不回来?按理说,这么半天了,一个露落居该是搜完了呀。”王姨娘最终坐不住了,便开口打破沉默。

叶长风的几个妻妾中,只有王姨娘是没有孩子的,所以她在府中的地位也是最低的。虽说杜姨娘出身比不得王姨娘,但也因为生下了叶清霜和叶清霖这对双胞胎姐妹,而在叶家有了一席之地。

就在这个时候,胡嬷嬷又进来了,对着周氏说道:“老夫人,香梅和香玉回来了。”

说话间,香梅和香玉从外面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同前去的叶汐。

叶清冉抬起头,朝着叶汐看去,却见叶汐在缓步走进来的瞬间,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眼中投射过来让她放心的目光。

见状,叶清冉便知道,一定是叶灵将事情办妥了。

此时,寿安堂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几乎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想听听香玉她们到底搜查出了什么,尤其是赵姨娘,她恨不得香梅和香玉立即把毒药拿出来,指证苏嬷嬷,折断叶清冉的一条有力臂膀。

香梅和香玉进来以后,先是给老夫人和叶长风行了个礼,然后才说道:

“回禀老爷,老夫人,奴婢们根据碧彩的话,去露落居搜查过了,并没有在苏嬷嬷的床底下发现所谓的毒药。奴婢们为了保险起见,怕是苏嬷嬷将毒药藏在别处,又将整个露落居搜查了一番,连大小姐的屋子,也在叶汐的陪同下搜过了,可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听到这番话,赵姨娘显得很是震惊,她脱口而出:“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此话一出,倒是让堂中所有的人纷纷侧目,注视着她,眼神中充满疑惑。

“这可真是奇怪了,香梅和香玉没搜出东西,赵姨娘这么激动干什么?你怎么会这么笃定她们能搜出东西?难道这东西是你藏的不成?”叶清冉浅笑着开口,如此问着。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娓娓动听,说话也不疾不徐,不见任何生气或者焦躁的情绪,可是说出的话却那么有力,似乎不容反驳。

“大小姐说笑了,我只不过是担心夫人的身体。这要是找不到毒药,万一有一些心怀鬼胎之人想要暗中下毒再次暗害夫人,那可怎么办?”赵姨娘忙掩饰住自己的失态,如此说道。

“露落居找不到,不代表别的地方也找不到。”叶清冉说着,然后看向周氏,再次开口,“祖母,方才冉儿已经说过了,既然是悠儿为母亲侍疾,出了这等事,难保不是她的疏忽。既然露落居搜过了,那墨韵斋是不是也该搜一搜?说不定就能搜出什么东西呢。”

“老夫人,二小姐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听风苑,也很少回墨韵斋,这墨韵斋怎么可能搜出东西呢?”赵姨娘说道,“大小姐刚从沧州回来,一路颠簸,想必是累了,既然事情跟苏嬷嬷没有关系,那就说明是碧彩这丫头胡言乱语,诬陷苏嬷嬷,将她处置了就行了。”

“赵姨娘这话可就说错了,碧彩再怎么神通广大,诬陷苏嬷嬷,也不可能把毒下到听风苑去呀。杜姨娘还昏迷不醒呢,这事儿总得有个说法吧。”叶汐听着赵姨娘的意思,分明就是不想让人搜墨韵斋,于是开口说道,“再说了,大小姐的确是刚从沧州回来,也没来得及写信给老镇国公报个平安。这若是让老镇国公知道,夫人卧病在床期间,竟然遭到毒杀,那可不得心疼了。”

叶清冉听着叶汐这番话,心中暗暗赞许。

果然,经过她的提点和调教,叶汐也明白多了。这话明着是在跟赵姨娘说,下毒的真凶还没找出来,实际上却是在暗暗地提醒老夫人,万一被老镇国公知道此事,那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的。

既然赵姨娘刚才拿镇国公府来压老夫人和叶长风,逼着他们处置苏嬷嬷,那么现在叶汐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以镇国公府来压老夫人,逼的老夫人必须要将这件事彻查清楚。

毕竟,老镇国公那个脾气,说不定真的可能一怒之下从沧州来到京城,将定国公府闹个鸡犬不宁。

“这话没错,悠儿本来应该为你母亲侍疾的,可是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就是你的错。如今既然要查,那就查个清清楚楚。”周氏说道,“香梅,你们再去墨韵斋一趟,仔细搜查。”

香梅和香玉又一次领命,直奔墨韵斋而去了。

叶清悠看着赵姨娘,眼中闪过不安的神色,悄声问道:“娘,怎么办?”

“别慌,没事的,咱们墨韵斋没有东西,她们搜不出来。”赵姨娘安抚着叶清悠的情绪,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然后说道,“你是定国公府的千金小姐,一举一动应该具备千金小姐该有的仪态,不然以后如何走出去面对众人?”

“是,悠儿知道了。”叶清悠听了这话,慢慢地镇定下来,等着搜查结果的出来。

本来在设这个局的时候,就是看在叶清冉不在府中,想着在她回来之前,拔掉她身边的苏嬷嬷,这样一来,她以后能用的人就少了一个。可是没想到,叶清冉居然这么快就从沧州回来了,还正好赶上了这件事。

更让人疑惑的是,明明让碧彩放在苏嬷嬷床底下的毒药,可是为什么搜查的时候就不见了呢?叶清冉一直坐在这里没有动过,而碧彩也是叶清冉进来之后才说毒药在苏嬷嬷的床底下的,难不成这叶清冉有移山倒海的本事?

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让人捉摸不透,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香梅和香玉带着搜查结果回来。

这次没有像之前一样花费很长时间,约莫一炷香的功夫,香梅她们就回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个黑色绸布做的袋子。

“可有什么发现?”周氏看着香梅手中的东西,便开口问道。

“启禀老夫人,正是在二小姐的房间里发现的,已经拿给府中的大夫看过了,正是杜姨娘所中的那种毒。”香梅说着,便将手中的黑色袋子呈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打开袋子,里面放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瓷瓶,一看就是用来装药的。

“你方才说,这东西是在哪里搜出来的?”老夫人又问道。

“是二小姐的房间,在床底下。”香玉回答着。

听了这话,老夫人将药瓶放在一边,然后拄着自己的拐杖使劲在地上杵了杵,然后冲着叶清悠说道:

“小小年纪,心肠如此歹毒,居然敢在你母亲药里下毒。你母亲身子弱,这一碗毒药喝下去,那还不得要了她的命?也幸亏是杜姨娘替心荷挡了这一劫,否则我看你怎么交代!”

赵姨娘一听,这毒药居然是在二小姐房里搜出来的,立即大惊失色,拉着叶清悠就跪了下来,哭诉道:

“老夫人明察!悠儿既然在听风苑侍疾,她又怎么会做出这等蠢事?这不是平白惹人怀疑么?这个药瓶,定然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想让大小姐和悠儿之间心生嫌隙啊!”

“赵姨娘,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悠儿的名字不是你能叫的。”周氏说道,“不过,你说的也并非不无道理,但是谁这么狠心,做了这样的事呢?”

“老夫人,一定是这个丫头!”赵姨娘立即指着碧彩说道,“方才大小姐问话的时候,这丫头口中就没有一句实话,说毒药在苏嬷嬷床底下,可是并没有找到;一定是她做了这等罪大恶极的事情,在这里胡言乱语!”

“赵姨娘,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么些年,奴婢一直忠心耿耿为您办事,可是现在事到临头,您就推到奴婢的头上,这不公平啊!”碧彩立即喊着,矛头直接指向了赵姨娘。

“你住口!一个罪婢,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周氏立即喝止了碧彩,然后说道,“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夫人,奴婢没有,奴婢没有给夫人下毒啊,奴婢是冤枉的!”碧彩见事情都被推到自己头上,便连说自己是冤枉的。

可是她先前已经承认这事情与她有关,甚至还说是苏嬷嬷指使她的,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任是谁都能明白她在撒谎。

当然,这赵姨娘已经把叶清悠身上的嫌隙排除,老夫人自然不愿意往深处想,所以便抓着碧彩不放,只能强迫碧彩认罪。

“冤枉?依我看,你还是认罪吧。”王姨娘这时候说道,“先前大小姐给你机会,让你摸着良心说话,你却冤枉好人,这事情如果不是你干的,你撒谎干什么呀?”

王姨娘的一番话,也更是让所有的人确定碧彩就是对夫人下毒的人。

《乱世嫡杀》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自从香梅和香玉搜出毒药回来起,叶清冉就没有再说过任何一句话,她默默地坐在这里,观察着每个人脸上的神情,然后猜测着众人的心思。

她听到王姨娘说这番话,心中便知道,这次的事情估计是赵姨娘和杜姨娘合谋做的,跟王姨娘没有关系,这王姨娘只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喜欢往里面再天几把火。

而叶长风,这么长时间没说话,脸上却逐渐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似乎觉得这件事情太过小题大做了,他关心地不是自己夫人的身体,而是定国公府的面子,似乎只要有人认了这个事情,那就没有必要再继续追究下去。

而周氏也是同样的心态,口口声声说定国公府的名声和面子,却并不曾真正关心母亲和中毒的杜姨娘,在她的眼中,人死了可以再娶,但是面子和名声却不能丢。

想到这里,叶清冉的心中突然泛起一抹冷笑。

这就是她上辈子拼尽全力保全的亲人,她在战场杀敌的时候,他们在府中饮酒作乐,她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他们不曾站出来为她说一句好话。在他们的心里,只要有人能保住叶家的荣耀和面子,其他的人,就不重要了。

不过,她虽然心寒,但是如今却还不到跟他们撕破脸的时候,赵姨娘和叶清悠还没有得到该有的惩罚,母亲和柔儿也没有得到最好的安排,她自己还没有长大,没有强大到可以蔑视一切,所以此刻,她必须隐忍。

思及此,叶清冉起身,对周氏和叶长风说道:“祖母,父亲,依冉儿看,事情正如赵姨娘所说,定然是这碧彩做的无疑。还请祖母和父亲为母亲做主,这碧彩如何处置,全凭祖母的意思。”

“大小姐,真的不是奴婢下毒的!奴婢只是一时糊涂,想要把这件事推到苏嬷嬷的身上,想报上次被苏嬷嬷训斥的仇。”碧彩还在挣扎,见叶清冉不为所动,却又把目光投向赵姨娘,“赵姨娘,你说句话呀!奴婢可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事的呀!这次诬陷苏嬷嬷,也是你让我做的呀!”

终于,碧彩憋不住了,她见赵姨娘没有救她的意思,便将这一切都供了出来,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碧彩,你说什么?你说这一切,都是赵姨娘指使你做的?”叶清冉抓住机会,怎么也要把赵姨娘拉下水。

“你这个狗奴才!你别血口喷人,我娘什么时候指使你做这些事情了?你别胡乱攀咬,否则,本小姐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叶清悠听见这话,顿时也忍不住了,跳起来指着碧彩就开骂,骂的还特别难听。

眼见这叶清悠叉着腰骂人的模样,跟市井泼妇完全没什么两样,哪里像是一个有教养的千金小姐?完全就像是个没受过管教的野孩子。

“二小姐!”赵姨娘见状,大惊,立即冲上去直接捂住叶清悠的嘴,生怕从她的口中再说出什么了不得的话来!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这个老婆子!”老夫人再一次动怒,“看来三十篇女戒女则还是太少了,你应该被禁足几个月,好好学习规矩!”

“老夫人息怒。”赵姨娘立即求饶。

“还有你,这碧彩口口声声都是你指使的,你有什么话说?”老夫人听见赵姨娘求饶,便又将矛头指向了赵姨娘。

“老夫人,这冤枉啊。”赵姨娘说着,然后看着碧彩,再次开口,“碧彩,你可要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满口胡言陷害我?你对着你的良心发誓,对着你家中重病的娘亲发誓!”

碧彩听着赵姨娘这话,身子骨一下子就瘫软了下来,就像是小油菜被抽干了水一样,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仔细回想着赵姨娘的话,心中顿觉惊骇,为什么赵姨娘会知道她家中有重病的母亲?这说明……赵姨娘派人去她家里看过了,也知道她家在哪里,如果她现在把赵姨娘供出来,那么家中的亲人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碧彩脑海中回想着母亲和弟弟的脸,她死了不要紧,她弟弟还没能娶媳妇儿,母亲身子也不太好,这么多年一直过着苦日子,若是连命都没了,那可怎么是好?

所以,她宁愿自己死,也不想连累家中的亲人。

“到底怎么回事?碧彩,你把话说清楚,你一会儿说这个指使,一会儿说那个指使,你到底要冤枉多少人才肯甘心?”老夫人这时候开口问道。

“奴婢认罪,毒杀夫人的事情,是奴婢一个人的干的。”碧彩听到老夫人发问,便深吸一口气,直接回答着。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攀咬别人?”老夫人又问道。

“正如大小姐所说,奴婢是因为被苏嬷嬷训斥,所以心有不甘,才想出这等毒计,想要置苏嬷嬷于死地。奴婢原本将毒药藏在苏嬷嬷的床底下,可是觉得不安全,怕被揭穿,所以才将毒药藏到二小姐的房间里。这样一来,就算真相被揭发出来,奴婢也可以说事情是赵姨娘指使的,临死也能拉个垫背。”碧彩想了一会儿,便缓缓说道。

叶清冉听着碧彩的供词,只觉得漏洞百出,一听分明就是在撒谎,而她之前所说的赵姨娘指使,才是真话。

但是,她也知道,周氏和叶长风不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大动干戈,尤其是赵姨娘的哥哥在前线刚立了功,如今正在回京受封赏的路上,所以叶长风他们更加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动赵姨娘了。

再者说,叶清冉将碧彩推出去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拔除赵姨娘安插在她露落居的奸细,只要碧彩死了,她的目的也就达成了,至于真相是什么,没有人在意,而赵姨娘也可以以后再收拾。

“祖母,这丫头心思歹毒,也怪我平日里课业繁忙,对她们疏于管教,才造成了今天的事情,冉儿有错。”叶清冉恭顺地对老夫人说道,“祖母,刚才这丫头胡乱攀咬赵姨娘,让姨娘受委屈了,冉儿想把这丫头交给姨娘处置,还请祖母恩准。”

“也好,赵姨娘平白无故被泼脏水,总还是要讨个说法的,既然冉儿都开口了,这丫头就交给你处置。”周氏开口说道,“像这样狼子野心的人,必须要严惩。”

“是,谨遵老夫人吩咐。”赵姨娘颤抖着声音,如此回答着,可是心里却将叶清冉恨了个彻底。

叶清冉这一招还真是高明,既不动声色地拔除了她安插在露落居的眼线,却又让她亲自处理碧彩。这若是处理的轻了,难免会让人觉得她一点都不在乎夫人的性命,竟然放纵对夫人下毒之人;若是处置的重了,府中的人又会觉得她心狠手辣,对一直为她办事的碧彩也丝毫不留情面。

这根本就是一个两难之选,不管她怎么选,都落不到任何好处。

赵姨娘盯着叶清冉,心中恨极,原本按照她一开始的计划,拉着叶清悠在露落居道过歉之后,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那阮心荷依旧缠绵病榻,再从中做点手脚,没几日这府里就要办丧事了。

而老夫人的寿宴也要来了,那个时候府中没个能主持大局的女主人,而正好她的兄长在前线立功,便可趁机向皇上讨个旨意,将她抬为定国公府的平妻,到时候,她的儿子和女儿也是定国公府的嫡子嫡女,不比叶清冉和叶清柔姐妹俩差。

等她做了府中的女主人,那个病秧子叶展离还不是乖乖落在她的手掌心,而叶清冉姐妹俩也会成为她手中的棋子,任由她摆布。

可是没想到,这叶清冉吃了一顿鞭子,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说话做事的风格与从前完全不同,甚至提前给她下了套,让她不得不往里面钻。

如今,阮心荷还好端端的,叶展离却已经被送到沧州静养,万一被老镇国公知道叶展离是中毒,那还不闹腾的天翻地覆?更让她害怕的是叶清冉,一言一行滴水不漏,小小年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心思。

不过,想归想,但是这一次,赵姨娘始终还是败了,她只能认命。

“来人呐,把这个居心叵测的刁奴……杖毙!”赵姨娘冲着外面喊着,很快,外面就有两个家丁冲进来,把碧彩一左一右地架着出去。

院子里的刑具很快摆好,碧彩趴在长长的板凳上,眼神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如果上天再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必定不会帮着赵姨娘而背叛大小姐,可惜,人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空旷的院子里,很快就响起了打板子的声音,还有碧彩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么凄厉,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按照老夫人的吩咐,府中的家丁和丫鬟都过来看碧彩行刑,以达到杀一儆百之效。可如此惨烈的画面,让所有围观的人,都觉得十分残忍。

而下令行刑的摘哦姨娘,听着这样的声音,心中一直颤抖,她只能默默地期待碧彩死了以后不要变成厉鬼来找她,要找……就找叶清冉,如果不是叶清冉突然回来,事情本该按照原计划进行下去了。

阅读全文
乱世嫡杀

乱世嫡杀

她本是名门嫡女,备受荣宠;却不想错信奸人,无辜枉死。带着满腔恨意,再次睁眼,她不再是蒙尘的明珠,而是涅槃的凤凰!祖母贪慕权势,父亲自私自利,姨娘心狠手辣,庶妹心机深沉……她只笑问一句:那又如何?摒弃了前世性格中的高傲与疏离,她手段凌厉,周旋于内宅之间,辗转于朝堂之上!且看重生嫡女,如何笑倾天下!

穿越重生|萧天翊, 叶清冉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