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要修道
A+ A-

“箫声?难道我还在做梦?”秦方不禁有些发呆,下意识地在那大白羊的屁股上狠抓了一把。

大白羊吃痛,猛地翻身而起,用力一蹬,秦方的身体化为一条精美的抛物线,飞了出去,华丽地又摔了个狗啃泥。

“呸呸,你这个混账羊,想摔死老子啊!小心老子我找个机会先吃掉你的小尾巴!”秦方恶狠狠地说着,眼珠儿却是一转,自言自语道:“看样子我应该不是在做梦,那箫声……好像是从那地方传来的。”他的神色忽然平静下来,面带疑惑地看向村子的西方。

秦方当然记得,那地方就是白胡子老头所说的仙子陨落处,现在,那里忽然传来箫声,再加上刚才自己做的那个诡异的梦。这二者结合在一起,其中的诡异不言而喻。

“难道那个仙子阴魂不散?想要诱我前去,然后对我做些什么?”秦方暗暗嘀咕,脸色不由变得紧张许多。

箫声依旧不绝,秦方的心中仿佛一万只蚂蚁在爬,好奇心更是无限膨胀。

“妈的,管他的,就算有什么阴魂,又能把我怎么样?难道还对我这废体感兴趣?”秦方自言自语道,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循声跑了出去。

村子很安静,只有秦方光脚丫飞奔的声音。他很纳闷,为何这箫声这么明显,村里就没人感到好奇?

记得以前,就是村尾那个二癞子放一个屁,都能引得许多村民去围观,这箫声总比屁声大一些吧。

正疑惑间,他已经跑到那片草地上。的确,这里和白胡子老头说的一样,牧草比别处都茂盛许多。

然而,就在他刚刚踏上这片草地时,原本凄婉的箫声戛然而止,天与地似乎都在这一刻寂静下来。

秦方的心顿时一沉,有种被人盯住的感觉,他下意识地挪了挪脚步,心中已然有了退意。

就在这时,那个熟悉的叹息声再次传来,惊得秦方跳了起来,撒丫子便要奔逃。

可是,他的前脚刚刚迈出,就发现自己的后脚似乎黏在地上,动都不能动。

秦方想都没想,顺势趴在了地上,大声嘶嚎道:“仙子饶命啊,小子纯属无意冒犯,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吧。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

“哈哈……就你这小家伙,还有八十岁的老母?还什么嗷嗷待哺,你自己才断奶没多久吧。”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他身前传来,秦方这才发现,自己把前世求饶的话喊了出来。

不过,他的反应还是很快,暗骂了自己一句白痴,再次哭喊道:“仙子姐姐,小方我只是无意经过,惊扰了仙子姐姐,仙子姐姐不要责怪小方,小方再也不敢了。”

秦方双手高举,正欲跪拜,这一抬头,他的神情骤然呆滞。他分明看到一个身着白裙的美丽女子,正站在身前三丈处,浅笑着看着自己。

云髻秀眉,明眸皓齿,那一丝浅笑,似乎能颠倒众生。手如柔荑,肤若凝脂,身姿婀娜,纤腰可握。秦方心中狼嚎不止,这辈子加上辈子,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女子。

这么一刺激,如此一激动,他的哈喇子就刷刷地往下流,那样子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啧啧,真是美得无可挑剔!那脸,那胸,那腰,那臀,那腿,我不会真的还在做梦吧。”秦方已经完完全全地神游物外,丝毫没注意那女子已经向自己走来。

“咦?这小家伙怎么回事?难道被我吓得入了魔障?”女子眉头一皱,自言自语道。

她当然不会将这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当做一个色鬼看待,特别是秦方一出场便给她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让她感到甚为投缘,也心生欢喜。

她慌忙走到秦方身边,弯下腰,一指点在他的眉心处,刹那间,一股清凉的气息便顺着顺着她的手指进入秦方脑中,使他的头脑立刻清醒。

秦方身子一颤,刚一醒转便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双手前推,直接按在两团柔软的东西上。

“很软,很挺,很大。”秦方心里迅速出现这三个词汇,一双小手还在那两团东西上捏了几把。

这一瞬间,那个女子猛地推开秦方,双手护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她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出手竟然这么下流,似乎还是练过的,动作无比娴熟。特别是揉捏那两下,让她都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

想到这儿,秦方在那女子心中的形象立时改变,她的眼神冷了下来,脸色阴沉地看着秦方。

秦方原本还在陶醉,忽然感觉身子有些发冷。这种感觉,仿佛是整个灵魂都被浸入冰水之中,他立刻知道那是什么,杀气,可怕的杀气!

“仙女姐姐,我好想我娘亲,我娘亲那儿和你长得好像,可是……可是她却不在了。”秦方的双眼立刻湿润,“雷声”起,“雨点”刷刷直下。

秦方不禁有些庆幸自己有个十分圆滑的前世,这表演天赋爆发出来,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那股杀气先是一滞,然后慢慢地消散,秦方从指缝中看到,那个貌美女子的脸上露出同情之色,这让他心情大好,暗暗忖道:“果然这招对付女孩子百试百灵,唉,刚才只抓抓,实在太亏了!”

秦方想到这儿,脸上的表情又多了几分猥琐。那貌美女子轻叹一声,用衣袖帮他擦了擦泪水,道:“小家伙,看来你的身世也十分悲惨。不过,以后可不能再做出这等事,这个地方对女孩子来说很重要,不能乱抓的。”

秦方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那般模样若是被村子里的那些村民看到,绝对会惊讶得掉了下巴。这么一副乖小孩的模样,还是平时那个偷鸡摸狗的小流氓吗?

“仙女姐姐,小方知道,小方以后一定注意。对了,仙女姐姐,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秦方抬着头,一副稚嫩纯真的样子。

貌美女子柔柔地一笑,道:“你就喊我碧落姐姐好了,你呢?”

“我叫秦方,就住在那边的白羊村。碧落姐姐,这么晚,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晚上可是很危险的。”秦方十分认真地说道,脏兮兮的小脸蛋露出一丝关切。

碧落弯下腰,捏了捏他的小脸蛋,道:“这句话好像是我问你才对吧,你一个小屁孩,这么玩跑到这来干嘛?刚才还听你说是路过,你那村子距离这至少有三百步,你这个路过好像有点太勉强了吧。说吧,先告诉我,你怎么会跑到这来。”

听着碧落的反问,再看到她那无比认真的神情,秦方知道自己瞒不过去,于是很直接地回答道:“碧落姐姐,我是听到箫声才过来的,刚才是你在吹箫吗?”

说到吹箫,秦方的脑中不由得出现另一种意思。暗骂了一句“真猥琐”后,他立刻保持纯真的模样,那澄净的眼神毫无半点瑕疵,看上去就是个乖乖小男孩。

碧落也不言语,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朝秦方头上按去。秦方一惊,又准备“出手”,却发现自己的身子丝毫不能动弹。

那只玉手就这样按在他的头顶,一股热流顺着她的手心进入秦方体内。碧落的眉头皱了皱,轻叹一声,道:“可以听到我的箫声,证明你有先天灵根,是修道的好苗子。只可惜,你的经脉先天闭塞,纵使有灵根,无法凝气也是无用。”

碧落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和惋惜,秦方心知肚明,脸色倒也平静。碧落看在眼里,还以为秦方听不懂她的话,这也正常,一个凡人小孩,怎会知道修道者的事情?

忽然,碧落仿佛想到了什么,神情严肃地看着秦方,道:“小方,你我相见,应该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之事,我且问你,你想不想修道?”

“修道?那是什么?就是和碧落姐姐你一样会法术吗?”秦方的心中先是一惊,随后立刻语气平静地说道。

碧落点了点头,道:“和你说的差不多,我使用的是道法,是修道者才会的东西。我问你,你想不想修道?”

“想!当然想!不过,姐姐你刚才说我什么经脉闭塞什么的?我听你的意思,好像我不能修道吧。”秦方歪着脑袋,一副十分疑惑的样子。

“嗯,我是这么说,按道理说,先天经脉闭塞不能凝气,无法凝气,自然不能修道。不过,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只是承受的痛苦要多许多。小方,我再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真的很想修道,而且不怕任何痛苦。”碧落正色道,眼神比起刚才要凌厉许多。

秦方的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他做梦都想着能够修炼,这样的话,凭借那《天玄秘典》,他绝对有可能达到这个世界的巅峰!上天既然让他活第二世,他自然想活得比上一世精彩,最好是轰轰烈烈、无与伦比!

心里想着,他的脸色也变得坚毅许多。他抬起头,看着碧落,字字铿锵道:“碧落姐姐,我要修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