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鼎中火海
A+ A-

秦方此言一出,碧落的脸上露出一丝惊异。

她本来都不抱什么希望,以为秦方会因为害怕而选择退缩,毕竟他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山村孩童,对于未知的痛苦避而远之也算正常。

然而,他现在的反应却恰好相反,那一脸坚毅的表情,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真的不怕?”碧落又问了一句。

“嗯,不怕!”秦方肃然答道。

“好,那你随我来吧。”碧落弯下腰,伸手抓住了秦方的小手。

这一触手,秦方立刻发现了不对。碧落的手虽然很柔软,但却很凉,没有半点温度。

秦方虽然天生废体,但是,两世为人的他有着强大的灵魂感知力,这一接触,他便判断出,这绝对不是一具肉身,而是一具修炼到一定程度的魂体!

“唉,她应该就是吹牛老头口中所说的那位仙子,没想到她真的死了。可是,她到底要怎么帮我呢?想要改变我这种废体,以她的力量,真的可能吗?”秦方的心中七上八下,不知所措。

先天缺陷,这由天定,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改变?秦方倒是听说过一种方法,那就是让一个实力达到登仙境的强者,以一半真元为代价,强行为他打通经脉。这个方法秦方想想都觉得好笑,他在哪能找到一个肯为自己牺牲那么大的登仙境强者?

正思索间,他忽然发现四周的环境开始发生变化,草地开始慢慢变淡消失。当他回过神时,就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山洞之中,环境的转变让他的脸色露出一丝惊异。

山洞不大,一眼就能看到底,但是比较宽敞,给人的感觉还算舒适。

洞中的陈设倒是简单,一张石床,如是而已。不过,让秦方感到疑惑的是山洞中的一座土丘,那座土丘怎么看怎么奇怪,好像埋着什么东西一般。

“这里就是我一直修炼的地方,因为有碧波法阵庇佑,所以从外面是看不到的。呵呵,现在说这些你也不懂,你先坐在那吧。”碧落松开秦方的手,指着石床,微笑着说道。

秦方十分听话地坐在是床上,碧落则是朝一处石壁走去。在经过那土丘时,她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仿佛勾起了什么伤心事一般。

看到这一幕,秦方立刻猜出那土丘中埋的是什么。这个女子既然是魂体,必定是肉身死亡,再修炼魂之道。

这种修炼方式在天玄大陆上也有,只是很少有人会用。因为凡是修为达到身灭魂不灭之人,完全可以夺舍另一副躯体,炼魂根本就没必要。

炼魂之道十分霸道,凡是修炼者,此生不入轮回,若是被消灭,就是真正地魂飞魄散。而且,修炼起来也是极为凶险,成功率极低,至少百年才可修成。

一般来说,若不是有着强大执念并且还不想夺舍之人,根本就不会选择这条路。

想到这儿,秦方看碧落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异样。她到底是什么身份?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正思考时,碧落的手已经按在那面石壁上,手与石壁接触的一瞬间,石壁上忽然出现一个奇异的图案。

图案由太极八卦组成,线条清晰,勾勒明朗,并且还散发着一股十分玄奥的气息。

在这股气息的影响下,秦方感觉自己的灵魂感知力出现大幅提升,与此同时,他还觉察到一股强大的灵魂威压,从那图案中散发出来。

秦方的双眼睁得老大,他分明看到一尊通体翠绿的小鼎从石壁中飘出,那股灵魂威压就是从那小鼎中散发出来的。

“这股气息,难……难道是仙器?”秦方的心神一震,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只小鼎。

他不知道天苍大陆对法器怎么分级的,在天玄大陆,法器分为仙玄灵宝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品。其中仙器为最,宝器为末。

秦方曾经见过仙器,在天玄大陆,仙器只有一尊,就是天玄门的灭仙剑。

天玄门占据天玄大陆最大的灵脉,并且在处事方面十分霸道,所以,经常有许多门派联合来犯。当时,秦方亲眼看到,灭仙剑一出鞘,对方三位三劫散仙一死两重伤。这一幕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现在再感觉到这种类似的气息,他怎能不怦然心动?

碧落捧出那尊小鼎,眼神中充满了虔诚。慢慢地,她转过身来,看着秦方,沉声说道:“秦方,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确定一定要修道,而且不怕任何痛苦?”

“嗯!我不怕!”秦方大声喊道,目光灼灼地看着碧落。

碧落也不多说,一手持鼎,另一只手忽然按在秦方头上。慌忙间,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小鼎中发出,秦方大叫一声,眨眼间便被小鼎吸了进去。

做完这些,碧落便将小鼎放在石床上。她轻叹一声,喃喃自语道:“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小家伙,希望你能通过碧霄叔的考验吧。”

秦方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坑了!

他看着眼前连片的火海,那似乎能够吞噬一切的火蛇十分嚣张朝他吐着芯子。他的心中咯噔一声,本能地升起一丝退意。

他是有退路的。在他的身后,一扇金色的门户连接着外面,只要步入,就可以出去。

“难道通过那片火海,我的废体就真的能改变?”秦方喃喃自语道,额头上却已流下丝丝冷汗。

他咽了一口口水,怒骂一声,大喊道:“拼了!她要是真想要我命,那不是很简单的事?哪需要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若是这火海真能烧死我,那也死了个干净,反正我先天经脉闭塞,能活到三十岁都是奇迹。我秦方虽然胆小怕死,但要我这么生不如死地再活十几二十年,我宁愿现在就死!”

他的目光凌厉许多,纵身跃入火海之中。这一瞬间,那些火焰仿佛活了一般,疯狂地钻入他的毛孔,灼烧着他的内腑和全身经脉。

“啊——疼死老子了——”秦方仿佛杀猪般的叫声从火海中传出,

这片火海中的火焰已经诡异到了极点!那些火焰似乎对他的皮肤,甚至对他身上的衣服都没任何影响,直接在他的体内折腾。

秦方终于明白碧落口中所说的痛苦是什么意思,这种痛苦是人可以承受的吗?

他的经脉寸寸断裂,仿佛一根根断了的绳子,那些断裂的经脉在火焰的灼烧下慢慢融化,化为一滴滴鲜血般的液体。奇怪的是,那些液体并没有被火焰融化,而是在火焰的灼烧下,一步步地变得更加纯净,而那种痛苦却是疯狂递增。

秦方开始口吐白沫,但是,他却在一步步向前走着,每走一步,他都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切削了一刀,就这样,他的意志变得越来越昏沉,越来越迷糊。

“我不会死在这儿,我绝对不会……”秦方的声音仿若游丝,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