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
A+ A-

秦方这次真心无语了,这到底是哪门子的道理?为了栽这些药,竟然让天枢峰一脉凋零成这样,那个诸葛清风到底在想些什么?

“师弟,不说那么多了,我带你去聚灵法阵。虽然这儿的空气没有灵气,但是有聚灵法阵,几个人修炼还是可以的。”宁心兴冲冲地拉着秦方向东边跑去,在一座石台边停下。

那座石台大约十丈大小,其上刻画着无数复杂的图案,那些图案都是由一些玄奥的纹路组成,纹路之中,一丝丝灵气源源不断地流淌,在这座石台上聚集。

“师兄,您的意思是,若是想要修炼,只能在那个石台上?师父为何不换个山峰来发扬天枢峰一脉呢?”秦方十分不解,皱眉问道。

“这当然不行。我们云霞宗每一脉都有各自的传承,我们天枢峰的弟子是不能去别的山峰修炼的。其实呢,就算这儿的灵气充足也一样,师父他老人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只收我一个弟子了。”宁心微笑道,说话间,他们俩已经站在那座石台上。

踏上石台,秦方就感觉一股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天玄秘录竟不由自主地开始运转,他的脸上很快就泛起一丝红晕,原本凝气第二层的瓶颈隐隐有松动的迹象。

“不是吧,没这么容易突破吧。”秦方的脸色变了又变,只听见体内传来一声轻响,他的修为竟然达到凝气期第三层。

宁心正要说话,感觉秦方的气息变化,他立刻揉了揉眼睛,惊呼道:“不可能吧,师弟,你又突破了?我还什么都没教你啊!”

“额……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是我运气好吧,对,一定是这样。”秦方支支吾吾地说道,他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运气?师弟,你这话也只能和我说说,要是让别人听到,真的会被刺激死的。”宁心苦笑道,“你今年才七岁,在未修炼任何功法的前提下,竟然可以达到凝气期第三层,这种资质,恐怕都比得上大门派的嫡传弟子了。”

“事不宜迟,我就将我们云霞宗的入门功法玄玉诀教与你,相信以你现在的基础,修炼起来应该更加顺利。师兄我的资质很差,至今才刚刚筑基,这辈子注定没什么成就。天枢峰一脉终究要传承下去,就只能依靠师弟你了。”宁心轻叹道,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奈。

秦方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默不吭声,将那篇玄玉诀记下。

玄玉诀并不是什么太高深的法诀,从头到尾也就只有百余字而已。秦方只听一遍,便完全知晓其中的意思。

他尝试着运转法诀,惊讶地发现,这玄玉诀竟然和天玄秘录并行不悖。准确地说,应该是天玄秘录所修炼出来的真元正在与玄玉诀所修炼出的真元融合,引导其按照特定的轨迹流动。

“不愧是天玄秘录,我终于明白它为何是天玄大陆第一功法了!”秦方恍然大悟,瞬间了解了天玄秘录的真谛。

天玄秘录,保罗万象,天地至理,莫不蕴含其中。任何法诀,都能与其完美融合,这种功法简直能用逆天两字形容!

“怎么样?能记住吗?要不要我再说一遍?”宁心颇为关切地问道。

秦方点了点头,道:“师兄,我已经记住了,您放心。”

“师弟的记忆力也相当不错,这样的话,你就在这好好修炼吧。师父说过,若是你有什么不懂,都需要自己去领悟,只有自己亲身领悟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你的。”宁心的脸色忽然严肃许多,说完这句,便转身离开石台。

“谢谢你,师兄。”秦方低声自语,盘腿坐下。聚灵法阵中,丝丝缕缕的灵气开始从他身体的各大穴位钻入,在他的体内不断运行。

现在的他不敢再进入天玄秘境,以他目前的力量,进去绝对难保小命。那个自称为“天”的家伙实在强大至极,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此时此刻,他的心中最放不下的还是碧落。他忽然发现自己变了,变得让他自己都难以置信。上一世的他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小人,只想着钱财美色,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牵挂,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志向。

然而,这一世的他却机缘巧合般地得到这般际遇,有一个女孩子如此相信自己、帮助自己,这种感觉连他自己都很难形容。

“我必须想办法回去,不然我的心真的很难安宁下来。”秦方皱眉自语,脸上充满焦虑之色。

云霞峰下,白羊村。

在诸葛清风离开没多久,天苍殿的长老弟子们便纷纷来到这儿。白羊村的那些村民们心刚刚放下,现在又重新提起。

“王霆,你不是说诸葛清风阻止你们,他人呢?”一位青衫老者沉声问道,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不忍目视的威严。

王霆连忙走出,环视周围,眼神落到幽怜身上,道:“苏师伯,诸葛清风的去向我实在不知,恐怕您只能问幽怜师妹,当时那个剑疯子对幽怜师妹很不错。”

“很不错”三个字明显带着一种玄妙的味道,苏姓老者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幽怜从人群中走出,她一直都挡在那些村民身前,生怕他们再受到什么伤害。

苏姓老者看了她一眼,两道锐利的眼神直接锁定在她的身上,仿佛两柄利剑悬在她的头顶一般。

“幽怜,诸葛清风呢?听说那个疯子对你青眼有加?”苏姓老者的语气无比阴沉,仿佛从地狱中传出的一般。

谁都知道,这个苏姓老者和诸葛清风之间有隙,而且曾经还战过数次。更为重要的是,这个苏姓老者每次都败在诸葛清风手下,他心中的恨意可想而知。

现在,幽怜忽然和诸葛清风扯上关系,恨屋及乌,他自然而然地怒火中烧。

幽怜走上前,朝他行了一礼,道:“回苏师伯的话,诸葛前辈已经离开许久,至于您说他为何对我青眼有加,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只是做了不违背我自己良心的事,至于别的什么,我,没有想过。”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