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 离婚,下辈子吧
A+ A-

  莫铭带着复杂的眼神打量着她,松开紧纠着程瑾佑的手。

  “你……。”程瑾佑不可思议的看着慕言之,她得眼睛里是他从未见过的决绝与冷漠。

  “程瑾佑,事已至此,我们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离婚吧。”她忍着剧烈的心痛,如果以前她觉得还可能有希望原谅他的话,那么在孩子没了后,她所有的希望都丧失了。

  “离婚?放你和这个男人双宿双飞?不可能,想离婚下辈子吧。”

  “言之,以前就算都是我的错,为了孩子。跟我回去吧,我们还可以回到以前那样,我保证不会在犯错。”他突然换了态度,恳求她和他回去。

  可以看出来她身边这个男人的身份地位,还有全身散发的霸气都充满危险性的气息,他害怕起来,万一慕言之真的跟他在一起,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慕言之苦笑,苦苦压抑下去的眼泪恍然落了下来,“孩子?你现在倒是想起来孩子,晚了,他没了,都是你,你还我的孩子。”

  突然发疯似的摇晃着他,莫铭赶紧阻止住她,让人把程瑾佑送出去,程瑾佑想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一道大门阻止了他的所有。

  莫铭搂住跌倒在地上的慕言之,心也跟着一阵阵皱缩。

  程瑾佑难受的在家窝着,桌子上摆满了酒瓶,他还在一口口的灌着,嘴里喊着言之。

  慕语之嫉妒的要死,便打电话叫了程母,程母进门便闻到浓郁的酒精味,她打开窗户,看见地上缩着一个人影,那不就是程瑾佑还是谁?

  “你给我起来,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弄成这样成何体统。”程母生气的对着他喊,可惜他已经醉的深,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程母生气的将未喝完的酒瓶抢过来,一把淋在他迷茫的脸上,他只是笑着,“下雨了,呵,下雨了言之。”

  慕语之委屈的站在一旁,安慰着程母,“程伯母你别生气,程哥哥这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看不惯姐姐平日里对程哥哥呼来喝去,也不会把这份感情说出来,犯下大错。”

  “现在姐姐的孩子没了,我又怀孕了,程哥哥又醉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听说姐姐向法院提出诉讼,铁了心要和程哥哥离婚。”

  “你说什么??”程母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她说的话包含了太多信息点,让她一下子接受不了。

  “是我不对,要不然我去打掉这个孩子吧,我去求姐姐原谅,让她回来和程哥哥在一起。”慕语之哭着摸着自己的肚子。

  她在赌,如果程母真的让她去打掉孩子,她也会想办法保住孩子,这是她唯一的筹码。

  程母匆忙拉住她,让她把事情说清楚,她不和程瑾佑住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年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语之把所有一切都夸大十倍来讲述,程母生气的拍桌而起,“你说什么?她故意流掉孩子,就是为了逼瑾佑和她离婚,借你们的事来分走我们程家财产?”

  “伯母,对不起,都是我,不是我姐姐也不会这样。”她哭的梨花带雨,让人看了就心疼。

  “这不是你的错,你好好养胎,这可是我们程家的亲孙子,这个慕言之,我以前就不同意他们结婚,没想到这才结婚几天就给我整出幺蛾子,我不会让她为所欲为。”程母愤怒的看着程瑾佑,对他的懦弱无能感觉鄙视。

  慕语之嘴角勾勒起一丝笑容,她终于要得到她想要的一切了。

  次日,法院传来传单,程瑾佑头痛的看着传单,准备将它藏起来,当做自己没看到,程母一把抢过传单。

  “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本事,居然还闹到了法院。”

  “妈,这件事你就不要掺和了,我自己会解决。”他太了解自己母亲了,她插手事情真的那你想反还的余地了。

  “你解决,你解决老程家的财产都要被你折腾光了。”程母那些传单带着慕语之离开,留下程瑾佑在一旁叹息着。

  慕言之化了一个淡妆遮盖住虚弱苍白的脸色,然后拿起包包就要敢往法院,她想清楚了,无论能分到什么都无所谓了,她现在只想离那个人远远的,其他都

  无所谓了。

  “真的不用我陪你去吗?”莫铭有点不放心的问道。

  “我可以。”慕言之倔犟的说的,她不想依靠任何人,因为任何人都可能离开自己,就像她曾经宠爱的好妹妹。

  他没有强求,任由她倔强的离开。

  走到法院门口,意外的看到慕语之扶着程母迎面走来,她冷着脸就要走进去,只见程母-挖苦着说道“这不是我们家的儿媳妇慕言之吗?怎么见面连照顾都不打了。”

  “妈。”她强忍着痛苦问候。

  “你叫错了吧,我怎么会是你这种人的妈,恶心到我了。”程母厌恶的说着,好像以前对她不满的情绪更甚了。

  慕言之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程母一直不喜欢自己,如今又不知道她喉咙里卖着什么药。

  “听说你流产了?真是天助我也,这样也好,反正我也快有小孙子了,相信这个孩子一定比那个聪明,可爱。”程母口无遮拦,故意刺激着他说。

  她快有小孙子了?不由自主的望着一旁的慕语之,只见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她瞬间便明白了。

  一阵心痛袭来,她讽刺着慕语之“呵,别以为有了孩子你就能稳坐宝座,别忘了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总有一天,你会比我还要惨。”

  “啪。”程母生气的打了她一巴掌,巴掌声在空中格外响亮。

  “语之怀着是我们家的宝贝孙子,谁像你还不知道还的是那个小野种,流产流的好,不然还不知道会不会和她母亲一样贱。”

  程母毫不留情的讽刺着她,慕语之心里的意的快要笑出来。

  “姐姐。”她假装着去叫慕言之。

  慕言之捂着脸,“滚开,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