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这是第几次来医院了?
A+ A-

  慕语之激动的从包里拿出一个刀,手臂颤抖着指向慕言之,刀光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锃亮。

  “你要干什么?”慕言之担心的看着她一步步逼近,害怕的想要后退,可是被绑住的她根本动作不了,只能惊恐的看着发疯的慕语之。

  “离开程哥哥,否则,否则我就毁了你。”慕语之大喊着,手控制不住一直发抖,眼睛中似乎还有泪水在泛着晶莹的光芒。

  “你疯了你,我是你姐。”慕言之从来没想到她会变得这么疯狂,大声吼着慕语之,想要唤醒她心里的良知。

  “哈哈。”

  慕语之凄凉的笑声让整个房间都渗透着可怕的气息,“我是疯了,早就被你逼疯了,我爱他,为了他我已经伤害了最爱我的姐姐,你还不知道一件事吧!”

  “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我弄死的,所以我已经停不下手了,一切都晚了。”

  慕言之受到巨大的打击似的,一下子被掏空的灵魂似得身体瘫软起来,她最爱的人竟然会这么对她,她可怜的孩子,可是她却没办法为他报仇,她不能伤害这个妹妹啊!

  眼泪一滴滴落下,在青色的地板砖上留下深色的印花,慕语之疯狂的大喊,“别在我面前装可怜,去死吧你。”

  慕言之抬起头看到刀子泛着凄冷的寒光落下,在在眼睛里放大,放大,她闭起眼睛,心里想着这样也好,反正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她留恋的人了。

  这时候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慕语之心里一害怕,扭头的片刻手转了个方向,直直刺向慕言之的肩膀下方,慕言之在听到声音后便感到刺痛,抬起头,只见莫铭愤怒的走进来。

  “你在干什么?”他冷声质问着,慕语之一下子被吓的懵了,她没有想杀她,只是想要给她一点警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刀就刺了进去。

  “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慕语之惊慌失措的抱着头跑开,一边跑还一边说不是故意的。

  莫铭看到她胸口插着得刀时,暗骂一句“该死。”

  赶紧将绳子解开,将她抱着去医院,一路上他一句话也没说,铁青着脸,车速却显示着他的愤怒与担心。

  车子在闯了好几个红灯后直停在医院门口,他抱着她匆忙向里面跑去,慕言之因为失血过多而嘴唇泛白,心里似乎被什么撞击着,好久没见过有人关心她了,她还能听到他的心跳声,真好。

  看着她嘴角扯开的难看笑容和满脸的泪水,他冷声责骂,“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都快死了还有心情笑。”

  她心里何尝不是痛的要死,伤口的疼远远不及心里的疼痛,那种被挚爱之人背叛,伤害的滋味,刻骨铭心。

  得不到她的回复便低眼看了一下,只见她眼皮一翻便睡死过去,莫铭心里有种前所未有的害怕感,“慕言之命令你快起来,不许睡。”

  加快脚步把她送到急诊室,失控的吼着医生,“我命令你,给我救活她。”

  医生点头说自己会尽力。

  莫铭烦躁的等在外面,手一直不安分的挠着自己的头。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已婚的女人,也许从第一眼便被她吸引,又或许她的坚强打动他,让他想要帮助她,最后他安慰自己道,只是看她太可怜了,想起自己妹妹,所以才帮助她的。

  想起几个小时前,他本来是在开会,然后莫名听到手机响,他接听后发现对方迟迟不说话,然后他挂掉电话继续开会,只是内心却有一种不安,扔下开了一半的会议,出去找慕言之。

  发现她不在后便问着公司其它人,红姐支支吾吾说出事实,他立刻跑出公司去寻找她,在公司门口发现遗留下来的红汤,紧紧攥在手里,意识到她出事了。

  调用手下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被慕语之那个女人捅了一刀,如果不是他来的及时,恐怕那一刀会刺破她的心脏,只怕到时候华佗也救不了,想起那个场景他就倒吸一口凉气。

  终于,医生走了出来,他焦急得上前询问,“她怎么样了?”

  医生低头想摘下口罩,他却误会她出事了,用力的摇晃着医生的肩膀,“是不是她出事了,是不是。”

  医生颤颤巍巍的取下口罩,无奈的说着,“她没事,抢到肋骨,好好调养就好了。”

  他这才放开医生,别扭的走进病房去看她。

  医生叹息着,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太冲动了。

  病床上的慕言之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肩膀上缠着白色的纱布,看着她安详的睡相,他有一种心安,想起那次吻她唇的柔软,喉咙一紧,暗骂自己,“人家都趟病床上了,你还在想什么。”

  不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少爷,这是您让我……”

  她刚想说话便被莫铭手指堵住嘴的动作阻止,看到睡着的人,她也放低音调,“少爷,这是您让我带的排骨汤,我放这里了。”

  莫铭暗示自己知道了,让她安心离开。

  慕语之一路上癫狂着跑着,满脑子都是慕言之身上插着刀子的样子,她不是故意的,不是,回去后她把自己关在卫生间,焦急的洗着沾有血迹的手,将手上的皮都快要搓下来似的。

  在灯光下看着细长的手指,蹲在地上哭泣起来,她觉得这个房间好像到处都是慕言之的影子。

  天渐渐朦胧时,慕言之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稍稍一动身体就感觉痛的要死,莫铭按住她的身体,“都这样了还不安分,乖乖躺着。”

  “又是你救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慕言之苦笑着,他无意间给自己存的一个电话号码,却救了她两次,真是造化弄人。

  “对啊,这是第几次了,我都快记不清了,你打算怎么感谢。”他将排骨汤盛在碗里,如沐阳光般的笑容让慕言之心里一阵温暖,竟这样痴痴的看呆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