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邪王宠妻不讲理

邪王宠妻不讲理

作者:扶玉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4-11 13:10:14

快看看扶玉的新书《邪王宠妻不讲理》:至于那位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因为原主和皇族太子有婚约,所以心存嫉妒,屡次暗示原主退婚未果,便找人痛下杀手!苏挽月,你生前未能活得如意,所受的委屈和痛苦,我会替你一一讨回来。她既然占用了她的身体,自此以后,她便是苏挽月!女子盘腿而坐,意念一动,一枚精美的戒指悄声出现在右手中指,薄弱的紫光萦绕全身。尽管身处乱葬岗,她也丝毫不受影响,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仙子一般,美得如梦似幻。
展开全部

:夺舍重生

是夜,位于东曜国西边的某个地方,传来女子凄厉的惨叫声,惊飞一地乌鸦。

这里是乱葬岗,阴森恐怖,腐烂的棺木和尸体到处都是,四周的树木都好似受到了影响,枝桠焦黑扭曲,毫无生气。

如今正当夏季,天气闷热,更是让乱葬岗散发着令人不堪忍受的恶臭,偏偏这大半夜的,还有人来此作恶。

“苏二小姐,你会有今日的下场,那都是你咎由自取。整个东曜国谁不知道你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还想攀着皇族这门亲事不放?真是可笑!”一家丁打扮的男子蹲下身,讽刺的目光紧紧盯着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女子。

女子的心脏部位插着一把匕首,身上的旧衣裙也已经破烂,露出许多大大小小的新旧伤痕,足以证明她以前的日子并不好过。

心很疼,很不甘心。

可那又能如何?

她心爱的男子弃她不顾,一母同胞的姐姐也要对她痛下杀手,她这一生,活得可真窝囊。

女子艰难的抬起手,伸向夜空,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一般,嘴里轻声嘀咕着:“我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谁会在乎我,我只希望…希望有人能够…替我报…”

话还未说完,那只手已经无力垂下。

男子看着她慢慢黯淡的眼眸,冷嗤一声,伸手将匕首狠狠拔掉,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溅了他一脸。可他却毫不在意,收好匕首后,再也不理会地上的人儿,大步离去。

反正就是一废物,爹不疼娘不爱的,除了一副好看的皮相外,一无是处,连三岁小孩都瞧不起她,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倒不如死了干净!

空中的乌鸦像是感觉到女子的死亡气息,纷纷落至她身边,一双双红色的眼睛中,映着那张苍白痛苦的面容。

可下一秒,乌鸦不知为何尽数飞走,在女子的上空围成一圈,从圈内可见,夜空中的九颗星,已经连成一线。

九星连珠,必有异象!

神秘光芒从天而降,自那圈内一穿而过,飞速没入女子的体内。

骤然间,女子睁开好看的星眸,眼底一片清冷。

她缓缓坐起身,像是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般,面无表情,抬手轻抚了抚被匕首刺过的部位,声音淡然美妙,别具深意的说道:“看来天不亡我。”

时过千年,终于让她等到这个机会,利用九星连珠的力量冲破妖族封印,夺舍重生!

只不过,这具躯壳的主人生前似乎总受人排挤,虽为丞相府的嫡系,外人不看好她也就罢,连苏丞相和丞相夫人亦不待见她。

至于那位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因为原主和皇族太子有婚约,所以心存嫉妒,屡次暗示原主退婚未果,便找人痛下杀手!

苏挽月,你生前未能活得如意,所受的委屈和痛苦,我会替你一一讨回来。

她既然占用了她的身体,自此以后,她便是苏挽月!

女子盘腿而坐,意念一动,一枚精美的戒指悄声出现在右手中指,薄弱的紫光萦绕全身。尽管身处乱葬岗,她也丝毫不受影响,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仙子一般,美得如梦似幻。

她轻抬玉手,指尖一缕纯正的紫光宛如调皮的小精灵,让她无声勾了勾唇。

很好,灵力未散,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个男人送的戒指倒是帮了她很大的忙,让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灵力锁进灵魂之中,才能有如今这翻身的一日。

可惜都过了整整千年了,她怕是还不了这个人情了。

女子低首看了看心脏的伤,那依然不停流出的血液,让她微微蹙眉。

掌心一翻,手中瓷瓶突现。

这是唯一的一瓶疗伤圣药,也是那个男人所赠,他虽只送了她两样东西,但在她看来,却比世间所有的宝贝都要珍贵。

现下重伤在身,无法行动自如,这圣药她是不得不服用,否则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女子将药喝尽,感受着体内一股奇异的暖流划过,心脏的伤口开始愈合不说,连身上那些新旧伤痕也像变戏法似的,统统不见了。

她微眯着星眸,缓缓站起身,眸色深深。

丞相府还是要回的,不管那些人承不承认她是真的苏挽月,但有些帐,必须得算一算!

反正这深更半夜的,就算她悄悄回去,也不会有人察觉。

女子莲步轻移,还未走出乱葬岗,耳边忽然传来稚嫩的“啾啾”声。

她寻声看去,却见一只体型只有巴掌大小,毛发脏乱的小妖正藏在一副腐烂的棺木旁,探出毛绒绒的小脑袋,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何方妖物。”

“啾--”小妖耸拉着脑袋,呆毛无力垂下,微敛的眼帘瞧着十分难过。

女子见之,沉吟片刻后,才缓步走到小妖面前,捏着它的呆毛拎了起来,与自己平视。

“原来只是一只毫无杀伤力的小妖怪。”

“啾啾。”小妖也不知究竟有没有听懂人话,但那眼中的哀求,让它看上去特别卑微。

“你想跟我说什么?”她可不懂妖族的语言。

小妖有些急了,连忙从女子手中挣脱落地,用自己的小爪子在地上写了三个字。

带我走。

女子微怔,不言,也不知心中在想什么。

小妖怕她不同意,赶紧跑到她脚边,拉了拉那破烂的裙摆,双目湿漉漉的,快哭了。

女子颇为无奈,将小妖拎起,放在自己染了血迹的掌心中,轻叹道:“也罢,反正我也是孤身一人,便将你留下做个伴吧。”

她是除妖师,但她除妖有自己的原则。

专斩恶妖。

她不知道千年后的世界到底变成什么模样了,但妖族尚在,许多人类都已经经历了轮回,妖怪却还好好的活在这世间。

小妖见女子答应自己了,开心得在她掌中手舞足蹈,头上的呆毛更显它的活力。

“啾啾--!”

“好了,知道你高兴,以后在外人面前,你就是我的爱宠,知道吗?”

小妖重重点头,顺着她的手臂往上爬,十分乖巧的坐在肩头。

一人一妖离开乱葬岗,身影逐渐隐没在黑夜之中。

:她竟没死

翌日。

丞相府。

大小姐苏挽云和丞相夫人柳湘兰正领着一帮奴才匆忙赶往琉璃阁,而这琉璃阁,正是苏挽月的居所。

一行人进入院子,见那房门紧闭,苏挽云迅速敛去眼中的得意,故作伤心的看着柳湘兰道:“娘,您说妹妹究竟去了何处?女儿一早过来便发现她不见了,以前她可是要睡到日上三竿才会起床的。”

“那两个丫鬟呢?”听闻自己的孩子失踪,柳湘兰并没有半分的紧张和担忧,反而一脸平静。

“那两个丫鬟连自己的主子都照顾不好,已经让人关起来了。娘,要不要将她们带过来问话?”

“不必。”柳湘兰姿态端庄地道:“月儿失踪,天意如此,是她没有做太子妃的福气。而且你该知道,为娘和你爹从未将她一个废物放在心上。”

“可是……”

“云儿,你心地善良,为娘知晓你担心月儿,可你现在更该做的,是想办法让太子殿下退了与月儿的亲事,他日你才有机会荣登后位。”柳湘兰的语调异常平缓,可听在苏挽云耳中,已经将她的心激起了千层浪。

苏挽云暗自冷笑。

皇后之位她志在必得,绝不会轻易让于她人。何况太子殿下曾向她许诺,一定会退了与苏挽月的婚事,迎娶她为妻,只是娘对此并不知情。

可恨的是,苏挽月死活都不同意!

所以,她只好利用颜将军的庶子颜莫,去除掉苏挽月。

昨天半夜之时,颜莫便带回消息,说苏挽月已经死在了乱葬岗。

世人都知道,她和苏挽月一母同胞,姐妹情深,再加上她此刻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率先洗脱自己的嫌疑,更是无人会怀疑到她的头上!

就凭那个胸无点墨的废物,有资格做太子妃?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就在苏挽云对苏挽月嗤之以鼻的时候,那屋顶上忽然冒出一根干净的呆毛,接着探出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

小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先是看了看地上的苏挽云,然后又将目光移向半空,那里有一只鸟儿将要飞过苏挽云的头顶。

“啾。”

调皮的叫声响起,小妖与鸟儿视线相撞,一道无形光波自小妖眼中传递至鸟儿眼中。

噗地一声,有什么东西从鸟屁股后边垂直而降,正好落在苏挽云鼻尖,随即滴落在那桃色唇瓣上。

苏挽云闻到臭味,蹙眉,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捂住胃部,作呕。

旁边的一帮奴才也是呆呆的望着她,似乎忘记了反应。

而就在此时。

一道开门声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扇原本紧闭的房门已经开了,并走出一位绝色倾城,浑身透着慵懒气息的女子。

正是苏挽月!

柳湘兰看到她,面无表情,眼中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苏挽云则是直接愣在原地,满目无法置信,瞬间将自己被鸟屎砸中一事抛到九霄云外。

她居然没死?

怎么可能!

难道颜莫他……

不,不会的!

就凭颜莫对她的心意,是绝不会骗她的!

苏挽月自然没有错过苏挽云眼中的情绪变化,但她毫不在意,懒洋洋的扫了眼站在琉璃阁内的其他人,然后将冷淡的目光落在柳湘兰脸上。

“真是稀客。”美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柳湘兰第一次听她用这种口气与自己讲话,心下难免有些生气,脸一板,严厉指责道:“你就是用这种态度跟为娘说话的?”

苏挽月微微勾唇,夹杂着一股讥讽的味道:“有些人还真是奇怪,平日我对她尊敬有加,她非但不当回事,还每天给我使脸色。如今我换了一种沟通方式,她又觉得我态度不好。呵,做你的女儿,真的挺不容易。”

记忆中,原主生前是个孝顺女,有什么好事总是第一个与丞相夫人分享,丞相夫人若心情不好,原主都会费尽心思逗她笑。

虽然没学问,却有着一颗菩萨心肠,可惜世人的眼睛都被苏挽云蒙蔽了,皆以为原主只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

“妹妹,你可是心情不好?为何要这般跟娘说话?”苏挽云柳眉微蹙。

她真是那个废物吗?

为何总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苏挽月缄口不语,举步施施然来到苏挽云面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傲气质,如那绽放在皑皑白雪中的寒梅,直接压了苏挽云一头。

她微眯着星眸,指尖轻勾苏挽云一缕青丝,低柔道:“我的好姐姐,因为你,我的心情从昨晚开始便一直好的不得了。”

轰!

苏挽云顿时犹如晴天霹雳,心中开始紧张起来。

颜莫那个死男人把她给抖出来了?

等会。

冷静。

现在这院中可都是她和娘的人,娘一直不待见苏挽月,就算知道她对苏挽月痛下杀手,也不会责骂她。

反正就是一废物,就算真的死了,也不会有人心疼她!

思及此,苏挽云有恃无恐,故作不解问:“妹妹此话何意?”

“姐姐莫非忘了?你昨日可是说过,三公主邀了你我前去游湖,而且还有太子殿下一起呢。”苏挽月指尖一动,淡然而略带笑意的目光看着从指尖慢慢滑落的青丝。

苏挽云经这么一提醒,才想起确有此事。

但是,苏挽月为何没死,而且还毫发无伤的回了丞相府,她一定要弄个明白!

如果颜莫真的背叛了她,那这个男人以后绝不能再用。

柳湘兰是个聪明人,从刚才苏挽云那一瞬间的慌乱来看,便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不过,她并不打算过问,只是淡淡睨了眼苏挽云,道:“回去把自己收拾干净,这模样叫人看了岂不笑话?”

“……”

苏挽月稍稍后退两步,莞尔而笑,瞧似人畜无害的道:“姐姐莫非是习惯了这种味道,所以闻起来没感觉?”

这句话,一语双关。

可惜苏挽云根本没懂第二层意思,也像是没听到苏挽月的话般,猛然想起自己方才走了鸟屎运。

真是糟透了!

苏挽云准备回去大洗特洗,岂料刚一转身,一条小蛇从天而降,好巧不巧的,又落在了她的头上。

“啊!快把它给我弄下来!”苏挽云吓得花容失色,言行举行也没了大家闺秀的风范。

小说《邪王宠妻不讲理》 第1章 :夺舍重生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福小姐姐点评:

《邪王宠妻不讲理》这本书文采不错,挺好看的,虽然结尾匆匆,但结局完美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